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窪海】(设定互换)东京塔&金平糖

    啊啊啊我发迟了!

    窪海情人节关键字:东京塔 金平糖
    欢迎加入窪海生态圈,群号码:616731932 来一起玩www
   

    感谢出题的小天使,题目实在是太贴心啦!(反观自己写的…)

    *与原作不同的时间线

    *有种强行点题的感觉orz

   

    *

   

    回家的路上例行要经过一条小巷。

    因为周末补课的老师有要事,便将周末的课程调到了今日。学校放学后的海藤便不能再像原来那样骚扰齐木或是拖来拖去,铃一响他便冲回了家,吃过饭后马上去补课。即使已经如此争分夺秒,但下课时还是不可避免地过了十点。黑漆漆的路上,能落脚的地方也看不清,只有头顶破旧了的霓虹灯提供些许光亮。

    一直都是早上走这条路的海藤,此刻不禁有些心慌。他一边安慰着自己“Dark reunion已经被击溃了暂时不会再来袭击”,一边仔细辨认着脚底下哪儿可以行走,不会踩到乱扔的垃圾袋。

    但在平日里平凡的小巷口,今日却弥漫着不详的气息。海藤微微凑近,却看到靠在墙上奄奄一息的人。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海藤猛地蹦开,在往后跑几步后意识到这人或许还可以抢救一下,便又小心翼翼地折回原地。他俯下身,靠着墙的紫发男人虽血迹斑斑,但仔细看还能看到胸口在微弱地起伏着。

    他在男人身旁蹲下,小心翼翼地抚上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探上他的鼻尖,还能感觉到气息的流动。海藤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血……”

    “什么?”海藤没听清男人的嘀咕,“这是Dark reunion的袭击”的念头从他脑海里飘过。但没等他再想更多,男人攥着他的手,将他的身体拉下,温热的鼻息喷在他颈窝。“请给我……血……”

    随着距离的拉近,海藤也认出了这生命垂危的人。“窪谷须!”他怪叫一声,没想到班上新来的眼镜男会这样躺在昏暗的小巷里。“你还好吗?你怎么样?”

    “请给我血!”

   

    随着新同学的大喊,海藤也看清了他暗红的眼睛,与尖利的犬牙。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海藤在原地当机。他作为一个中二少年,虽被奇异思想霸占了大脑,可深处的神经仍明白这些都是他的幻想。此刻他正面临着——吸血鬼。海藤眨眨眼,喉口好像被谁扼住了。

    “你是班上的海藤吧……”窪谷须的眼神清澈了些,似是恢复了些许神智。“给你看到了我狼狈的时刻……我需要血!如你所见我是吸血鬼,只要给我血,我就可以恢复……咳咳!”

    “那你喝我的吧!”海藤毅然决然地撸起袖子伸出手,将白花花的腕口摆在窪谷须面前。窪谷须似乎是愣了会,半天没有声音。片刻后,他虚弱的声音传来:“真的……可以吗?”

    “没有问题!不就是……献血……而已嘛。”海藤的话有些底气不足,但伸出的手却没打颤。他感到窪谷须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他的,海藤颤颤巍巍地闭上眼,却意料外地感到一阵拉力,接着冰凉就靠到了他的脖颈上。还没来得及尖叫,疼痛便穿破他的皮肤,痛苦像要穿透他的心脏。

    “好疼!”待他喊出声,吸血鬼的牙齿也早离开。海藤伸手捂上脖颈,温热粘上他的指缝。创口迅速地闭合,但伤口仍十分明显。窪谷须摸了摸嘴角,“这样就够了,谢谢。”

    “可是你的伤……”

    “没有问题。”窪谷须在扶着墙站起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又摔回原地。

    “先到我家来吧!”海藤脱口而出,过后才开始窘迫起来,“呃……我家就在附近。”

   

    在“没问题吗”“没事的”这类的纠缠后,海藤还是搀扶着窪谷须回到了自家。已休息够了的窪谷须可勉强飞离地面,一回到家马上缩回房间的海藤打开窗户,让庭院里等着的窪谷须飞上来。

    “等着哈,我给你拿医疗包。”海藤让窪谷须靠着床坐着,噔噔噔地跑出去,又咚咚咚地跑回来,怀中还多了个白色的箱子。长期作为中二少年的他熟练地抹上药膏绑上绷带。

    “瞬,你经常受伤吗?”

    “啊?没有呀。”突然被叫名字而被吓一跳,但海藤更在意的是窪谷须奇怪的问题。窪谷须轻轻“噢”了一声,“看你打绷带这么熟练。而且你经常绑着手吧?”

    海藤簌地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该不该解释这是一种叫中二病的东西,只好呐呐地说:“没有。”扎起来时他稍微用了些力,让窪谷须吸了口气。

    又把身上其他创口都处理好,也确定窪谷须已经好了许多后,海藤才能松口气地坐在窪谷须面前,然后一本正经地望着他,开始考虑吸血鬼的事情。

    “吸血鬼的话……你为什么可以在白天出来?”

    “因为我是特殊的吸血鬼啊。”窪谷须扯起嘴角,“可以自由走在阳光下是我的能力,所以才会引来仇恨的吧。”

    “你的伤……”

    “吸血鬼打的。”窪谷须费力地从床上坐起来,“你先睡觉吧。今天欠你的人情,我会还你的。”

    “唔,唔。”乖乖收拾东西的海藤,没注意到窪谷须看着日历若有所思的表情。

   

   

    *

   

    “瞬,醒醒!”

    被窪谷须摇醒的海藤迷迷糊糊地打开夜灯,才发现面前的人已经换了套衣服,却是中世纪贵族衣着。他的眼镜已经摘下,红色的瞳孔在黑暗中闪着危险的光。

    “怎、怎么了吗?”瞬咕溜地爬起来,四处张望,“Dark reunion来袭了吗,还是邪恶的吸血鬼?!”

    “不是。”窪谷须的面庞在米黄色的夜光里柔和了轮廓,“来吧,让我带你出去兜兜风。”

    “诶?”海藤疑惑的表情,保持到了他被窪谷须以公主抱抱起在夜空中飞行的时候。“哇啊啊!!窪谷须你伤已经不要紧了吗?”海藤为身下极高的距离而尖叫,慌乱中揽住了窪谷须的脖子。

    “喝了你的血之后,已经好了。”

    “所以说为什么突然间就带着我飞出来了啊!”

    “今天是情人节吧?”

   

    窪谷须带着海藤在东京的夜空里转了两圈,最后在东京塔上可以落脚的小平台上落了下来。海藤抱着窪谷须的手臂,望着脚下迷你的楼房,暗暗咽下口水。

    “是情人节……又怎样啦!”海藤想起在学校被燃堂用假巧克力欺骗的屈辱历史,生气地嚷嚷。

    “我看你好像没收到巧克力,带你出来散散心,算是还你人情吧。”窪谷须笑得眯起了眼,“能被吸血鬼抱着飞的人可不多哦。”

    “哦。”海藤闷闷地应了,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经历之后,的中二之心早已熊熊燃烧了。

    “拿着这个吧。”窪谷须从背后掏出一个小玩意。海藤瞪大眼看了看,“金平糖!”

    他从窪谷须手里拿过,放在自己手心里仔细地看,“情人节你怎么给我送金平糖?不是应该送巧克力吗?呃,我指义理巧克力。”

    “我觉得金平糖好像更适合你。”

    海藤瞪大眼望着窪谷须,窪谷须的视线则飘到天上去了。小瓶子里的金平糖尽是蓝紫与绿,星星形状的小糖果惹人喜爱。窪谷须的视线飘来飘去,脸上好像还飘上一股红。

    “谢……谢谢啦。”

    远处的天空微微发亮,头顶上是隐约可见的星群,脚底下的城市灯火通明,黑色里从方形窗户透出的光像一个个星点,此刻站在天空树上,像站在了星海里。

   

   

   

    fin

评论(2)
热度(17)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