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ON/萨悠] 吊桥效应

    *与原著不同的世界线

    *年龄操作有

    *私设/ooc/不科学有/小学生文笔

   

    以上ok的话,就请继续观看吧!

   

    *

   

    夜里,是林中百兽歇息,只听得见微微虫鸣声的时候。

    但这个时候,还有人并未入睡。

    我闻悠太悄悄睁开眼,四顾一圈,确认每个人都熟睡后,才从属于自己的临时被窝里爬出来。视线扫过某个耸起的被子堆时,他的视线滞了滞,脸上也飞过一层红云。小心翼翼地走过会吱呀作响的木地板,轻轻拉开纸门,悠太将身影隐在走廊的阴影中。

    自以为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悠太,当然也不知道在他身后,同班的男生一起铺地板睡的大房间里,那个被窝里的人也睁开了眼。

   

    根据早上在寺里闲逛的记忆,悠太没有迷路,很快就走到了中庭。他在走廊上坐下,抬头望向天空,在院里高耸的竹子上,挂着一轮明月。今日是晴空,万里无云,月光也毫无遮挡地投在地上,不需要点灯,院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悠太将腿曲起,把下巴枕在膝盖上。

    望向云端的视线再往下挪一点,就能看到围绕着这座寺庙的山了。他在六小时前刚从那座山上下来,拖着疲惫而酸疼的身体。现在再向山中望去,似乎还能看到那座悬在山谷上的吊桥。那吊桥勾起他某些回忆,悠太嘟起嘴皱起眉,脸颊也红润些许。

   

   

    会参加学校组织的远足活动,绝对只是一个判断上的失误。

    自诩“尼特神”的悠太,平日里对于学校的课程能翘就翘,那天少有地来了趟学校,便正好遇上老师宣布活动。本想拒绝,却被作为班长的桥上萨莱伊用书指着额头,命令他:“你,经常缺席的我闻悠太,必须要来参加远足。”

    本想着到时候直接放鸽子不去的悠太,一听说向往的学妹相川实优羽所在的班级也去后,像馋食的人听到了商店街快餐店的汉堡大特价,马上来了精神:“我需要带什么吗?两天份的衣服,还是三天份的零食?”

   

   

    想到当初的傻与天真,悠太便止不住地叹气。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没怎么锻炼过的身体在上到半山就喘得像个破风箱一般不说,远远落在女生身后不说,需要班长搀扶着他上山不说,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听说夜里睡不着的人,有两种情况。”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悠太惊吓得跳了起来。他往后望去,在拉门后的阴影里,萨莱伊双臂环抱,靠在墙上,9也在看他。

    “一种是因感情上的困扰而睡不着,一种是睡前做的事情让大脑处于活跃状态才睡不着。那么,你是哪种?”萨莱伊走出来,在悠太的身旁盘膝坐下。

    “什么嘛,原来是萨莱伊啊,吓到我了。”悠太小声抱怨。似乎是为了显示出他被吓得不轻,他还装作心悸般地拍拍胸口。萨莱伊并未对他的抱怨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歉意的样子,只是将原本放在悠太身上的视线,滑过院里映着一地的白光,转到远处的山上。望着那山,似乎山里的一切隔了这么段距离还能清楚看见,早上经过的石子路,穿路而过的小溪,茂盛的针叶林,还有……那架在两悬崖间的吊桥。

    胸口传来被压迫的难受感,萨莱伊分了神,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正扑通扑通地——如同上万个小萨莱伊在跳舞,厚底靴踏着软雪地,踩得他心底里难受极了。

   

    “萨莱伊,你不戴眼镜,不会看不见吗?”悠太突然对萨莱伊的眼镜提起了兴趣。毕竟,若不是今天,他对于萨莱伊的印象就只剩下书呆子+眼镜了。他凑近了瞧,摘下眼镜的萨莱伊给人种不一样的气场——就是平日里总戴着眼镜的好友,看惯了戴眼镜的样子,摘下了眼镜就不太认得的那种感觉。被黑框挡在后面的锋锐的眉毛,有神的眼,此刻全都看得直白,看得清楚。

    悠太眨眨眼,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凑到萨莱伊的眼前去了,好像近视的人反而是他。他飞快地缩回脑袋,视线四处乱摆着,脸上也染上一层红。平日里擅长分析人的小动作来分析心理的咄咄逼人的萨莱伊,此刻也安静着。

   

    要是没有今早的贸然尝试就好了。悠太闷闷地想。

   

    在早上爬山的旅途中,到了休息的地点后,从气喘吁吁状态恢复后的阿宅悠太抱着闲着无聊的心理,在休息地附近乱晃。他没办法参与到同学们的讨论中,只好以这样的行为来消遣。

    他走到休息地的东南边,却意外地发现一条分隔两地的山谷,还有横亘其上的吊桥。那瞬间,悠太的脑子里闪过“吊桥效应”这个词。

    兴高采烈回到营地的悠太将实优羽邀请来,提议去桥的那边看看。

    “怎么样,吊桥诶,很好玩吧?”悠太炫耀般地笑着,表情里写满了“快来崇拜我吧”。

    “可,会不会有些危险?”实优羽却是一脸担心。

    “不会有事的,幽语酱,你看我!”

    悠太跑上吊桥,由麻绳绑着的木板吱呀地叫着,摇晃起来的桥身让悠太不得不扶着扶手。然而说是扶手,其实只是在吊桥上两段系着的麻绳,悠太一个重心不稳,整条桥因了他倾斜的重心而翻了起来,悠太尖叫着抱住扶手,但脚上早已站不稳,吊桥也在晃动着,让他没办法挪动脚跟。

    天旋地转中,悠太听着幽语带了哭腔的尖叫,迷迷糊糊地想着:“或许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吧?”

    下个人生,我不要再做尼特族了。

   

    “——我闻!”

    听到呼唤声而转过头,撞入悠太视线中的是扶着吊桥朝他伸出手的眼镜兄班长君。萨莱伊踩着不稳的吊桥,缓缓朝他走来,而伸向他的手却是不曾放下的。

    扑通扑通,心脏像是突然变成了摇滚族,甩着头发快乐地敲着鼓。悠太感受着他的心室、心房有力地交替收缩,传至他脑子的热血,冲红了他的脸。

    ——这,这不会就是吊桥效应吧。

    在手掌相接的那刻,悠太这么想。

   

   

    “吊桥效应。”

    “诶?”

    从萨莱伊口里突然蹦出来的词唤回了悠太跑远的意识,他侧过头,看着萨莱伊将放在远山的视线收回,又落在他身上。

    “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遇到了……”

    “哎呀我知道我知道。”悠太打断他的话,“你说这个,是想做什么?”

    萨莱伊推推眼镜,平日里看起来成熟冷静的脸,此刻竟然显得有些紧张。“先声明,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感情,是处于应激状态下的我产生的错觉。”

    “嗯。”

    “这并不能代表我个人的性取向。”

    “嗯……啊?”

    “我闻,今早在吊桥上,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像是一见钟情。”

    “诶诶??”

    没有理会悠太的手忙脚乱,萨莱伊继续分析着:“我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吊桥效应,毕竟在那个时候心跳得如此厉害,我会把这种心跳加速误认为对你的一见钟情是十分正常的……但是我思考了一个晚上,还是无法忘记这种感觉,吊桥效应会持续这么久吗?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我闻,你怎么了?”

    将脸埋在手掌中的悠太,闷闷地说:“我也是这样。”

   

   

   

    end

   

评论(6)
热度(76)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