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MHA/胜出] The lakes

    短打 庆祝漫画幼驯染讲话了!

    内容和他们讲的话没有一点联系注意*ooc注意*没有个性的世界*文笔复健*掉粉之作

   

    *

   

    “妈,我这个塑料人是哪里来的?”

    桌面上摆有个怎么想都记不清来路的小人偶,在思索了几天而得不出结论后,爆豪于是终于决定去探究着人偶的来源了。他朝着楼下喊着,不出意料地,得到了“我怎么知道你的东西的来历”的回答。

    他转回头,皱着眉;而与他相对的,人偶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眼睛似乎是给那微笑堆起的面颊挤得微微眯起,显得可爱。但爆豪并不喜欢这可爱的微笑,他觉得那让人烦躁。

    那确实是令他见了生厌的外表。像是绿藻一样的卷卷的头发,盖在那凌乱刘海下的绿色大眼,微圆面颊上的雀斑……无论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少年,除了穿着与他一样的校服外,毫无能让他动心的特别之处。

    在爆豪的眼里,这就是软弱的同龄人,最不吸引他注意力的、路边不起眼的小石头。——但是他把这石头捡回了家,还摆在他的桌子上。

    爆豪趴在桌子上,盯着那小人。人偶背着比起他的脊背来说过大的黄色背包,扯着背包带的手指攥紧着,泛红的指节,向内靠拢的鞋尖,仿佛数的出来的头发,闪着微光的眼,一切都做得栩栩如生。他可不曾见过这么精细的手艺。他盯着那绿色眼睛,或许是太过于真实,在他的眼里,那绿色竟缓缓放大,像是人偶动了起来,主动地靠近了他,在端详着他。

    “他们说,你叫爆豪胜己。那我以后叫你小胜好不好!”绿眼睛微微眯起,在爆豪眼里,那像是山中融雪汇成的湖,树影、山头,成就它清澈的绿色。爆豪觉得再这样靠近他就要溺死在那湖里了。“我是绿谷出久。”他似要与他握手,不,太近了,他的脸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好像他正挨在他眼前五厘米。

    但是没有。爆豪眨眨眼,所有的那些白色的山棕色的地绿色的湖都没了,他的眼前是维持原样的人偶,他在窗户后深蓝色的天下,在被飞机拉过的白色轨迹下,以比他刚才所见还要笑得温柔。

   

    “DEKU。”爆豪以一种凶恶的语调去喊那昵称,自以为好极,这外号如此顺口,又侮辱人。他说不出他为何与这小小的人偶总过不去,像是刻意要找茬。若是可能,他可以花上一个下午来找他那些瑕疵:刘海太难看了;校服太皱了;领带扎得太奇怪了——爱屋及乌,反之同理——来骂下那做出他的无良商家。但是办不到,能将他的头发丝做得如同一吹就散的商家,能是无良商家吗?这些细节只让他更觉得这玩偶是真人了,下一秒就要活过来,抱着他的鼻子,用水灵的大眼望他。

    于是连盯着玩偶也不敢了,爆豪总觉得在与真人对视,那与头顶缓缓飘落的樱花瓣一般可爱的笑容,更使他无法狠狠地瞪着。爆豪被看得心虚,他的心脏通通直跳,他从未感觉过在他体内有如此强烈的东西,像是要冲破他的喉咙,又或者是他的身体变成了空心塑料,心脏跳动的声音在空腔中回响,震耳欲聋。他的胸闷着像是谁摁住了,然后他一晃神又看到那绿色的湖了。

    “你在心跳。”绿色卷毛用惊奇的声音说着,“你的心跳,我能感觉到——很响,很重。你是个大活人,绝对的,你会动不是吗——”

    爆豪抬头,在被阳光刺痛了眼睛之时,他也认清了,那是蔚蓝的天,绝不是什么绿色的海啦森林啊山呀。他看着人偶,只能恨恨地咬咬牙。“真讨厌你,”爆豪说。人偶的绿色眼睛望着他,像镶嵌上去的铜铀云母矿石。

   

    “你想起来你的人偶怎么来的了?”在吃饭的时候,母亲问他。

    “——。”爆豪愣了下,“没有。”

    “自己买的东西要记着,别买回来了又不理,之后就忘记了……”

   

    没理会母亲的话,爆豪在心里决定,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自己已经想起来了——他曾是一个那样的小人,在被绿谷买回来后竟慢慢有了生气,最后却是自己变成了人,而他那可怜主人却变成人偶了——比较好。

   

   

评论(5)
热度(44)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