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灵能/茂灵] 一瞬半生

    OOC/幼稚园文笔复健中/私设N多BUG多无视原著,不如当做平行世界吧

    柠檬大大生日快乐!

    

    *

    

    圆柱形的糖水棒冰不堪夏季的炎热,从顶端冒出的汗滑到底部,在聚成一团滴在捏着竹棍的人手上之前,被人含住吸去。手的主人双唇包住棒冰从底部向上一路吮吸,视线由前方的某点开始四处游散,最后落到了某个锅盖头少年发红的脸颊上。

    

    “呀,龙套你来了啊怎么不出声。”

    影山茂夫在听到自家师匠的呼唤声后抖了一下,他将一直凝视着那拿着棒冰一副不正经样的大人的视线移开,把脑袋里还在回放刚才灵幻新隆色气举动的气泡挥散,小跑着来到那人身边。

    灵幻穿着深蓝色的浴衣,在衣摆处还用银色的线绣有狐狸。他三两口将棒冰咬碎(之后偷偷地转过身去捂着嘴巴,龙套可没错过这个小动作),刚想说些什么,却又捧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龙套一言不发。

    大概是因为我穿着普通的校服吧。龙套一瞬间有点心虚。他原本就对庙会没什么兴趣,虽说他不讨厌热闹的人群,但是也早过了吵着闹着要去庙会的年龄了,这次来还是因为灵幻向他发来了邀请。他原以为灵幻也会穿普通的西装什么的,于是他没换衣服就就来了。但现在看着灵幻穿着浴衣看着他皱眉沉默着,龙套开始后悔自己为何不换上浴衣再出门呢。

    龙套还在胡思乱想,脸上突然被摁上了个硬硬的东西。师匠手掌的温度隔着硬塑料传来,龙套抬手去摸,却正好擦着灵幻离开的手。龙套摸到了尖尖的鼻子和w形的嘴巴,原来是个狐狸面具。将面具推上头顶,龙套从被遮了一半的视野中看到灵幻如同往常一般自信满满的微笑。灵幻指了指远处的热闹,说:“走吧?”

    “嗯!”

    以手扶着面具,龙套不由自主地去想:他的师匠是否也戴过这个面具呢?那紧贴唇的面具内部……如果师傅有戴上过的话,那么不就是间接性……接吻了嘛。龙套为自己的联想而又红了红双颊,他听到灵幻的催促,摇了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甩出脑袋,加快脚步跟上灵幻的步伐。

    

    *

    

    走在热闹的摊贩与人群当中,嘈杂的人声涌进耳中,走路时要小心撞到……这样的感觉龙套似乎已有好久没体验过了。灵幻熟稔地在行人中钻来钻去,龙套在后边努力地挤着,不久便被灵幻甩下好远。龙套探头探脑地寻找着灵幻,却被人握住手腕,拉到了路旁的摊贩前的空位上。龙套趔趄着抬起头,原本应该甩他好远的灵幻正与摊主说着什么,而拉着他的手还未放开。

    “龙套啊,你要不要这个?”灵幻指了指摊里,龙套看了看那些红的橙的水果酱,摇摇头。“一份就够了。”

    龙套的视线往下挪,落到他们挨着的手上;灵幻微微松开了手,滑下的手轻轻地握着龙套的手掌。他看了许久,皮肤下的血液似乎随着这凝视而升温,沸腾的血液注进他的心脏,让他的心因滚烫而隆隆地、剧烈地跳动。在他弯弯手指,想回握住那人的手时,那双手却又轻轻地松开。

    “怎么了龙套?你是没参加过庙会的过度兴奋的小孩吗?”灵幻手捧着碗转过身,看到的是龙套垂下的脑袋,和泛红的脸颊。“还是你喜欢的人也来了庙会,穿着漂亮的浴衣就在这附近?”

    的确是也来了庙会,也穿着漂亮的浴衣。龙套在心里小声地说。“嗯,嗯……”于是他点头应答了,这应该不算说谎,他想。要是被师匠知道他脸红的真实原因,他会怎么想呢?

    

    灵幻边吃边走着,龙套与他并排走着。龙套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却又忍不住岔开话题:“师傅,你的嘴巴……”

    “怎么了?”灵幻放下勺子。他的嘴被草莓酱染了一圈红色,就像涂上了鲜艳的唇彩。灵幻用手指拭了下,又丝毫不在意地继续吃。“师傅,那个,嘴巴红了……”龙套再次提醒。

    “哦没关系嘛,反正等下就消了。”看来灵幻不是没发现,而是真的不在意。龙套想起他们曾女装混入女子学院中……不愧是做的出这种事情的人。

    “龙套,来捞金鱼吧!”

    听到师傅的呼唤龙套抬起头,灵幻已经朝那边走去了,他也只好跟上。

    

    在还小的时候庙会能让龙套高兴上好几天,那时候他还是和自己的弟弟律一起来。哪方面都比自己好的弟弟似乎在捉鱼或者套圈上都比自己要厉害,经常他弄坏了好几个捞时,弟弟已经用一个网捞上了两三只。

    龙套在灵幻身边蹲下,看着他抱怨着“100円一次好贵”然后拉起袖子,接着用一个纸网快速地捞上了四五只。或许是看到已经开始肉疼的摊主,灵幻收了手。

    “来,拿着。我要这些鱼也没什么用,不如你拿着吧。”装有鱼和水的塑料袋突然出现在面前,龙套慌忙接过。他在接过时又一次碰到了灵幻的手指,透过游动的鱼,龙套似乎看到了灵幻眼底的一片柔光。放下袋子,龙套眨眨眼,灵幻仍然是一副自信十足的表情,或许刚才的温柔只是他的错觉。

    

    

    

    在章鱼烧的摊前等候的时候,龙套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向人群中望去,看到了和同班同学说笑着的律。律与四五个人一起聊着走着,龙套看着他身后跟着的女生脸上的绯红,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龙套,看到了熟人吗?”灵幻端着章鱼烧回来了。他们到神社前的台阶上坐着,这里人较少更为安静。

    “嗯,看到了弟弟。”

    “诶——”灵幻端着下巴,“那你要过去找他吗?”

    “不用了,我……”龙套感到体内有什么在蠢蠢欲动,那种陌生的、血液沸腾的感觉又来了。他凑近灵幻,被他盯上的人还在摇着手冷却章鱼烧,此时正疑惑地看着他。心脏像跑车的引擎般轰鸣,龙套闭上眼,向那人的唇覆去。

    尖锐的破空声传来,红与橙混杂的火花在他们头顶上爆开。

    那一瞬间,龙套觉得他度过了很久很久。他微微地睁开眼,看到灵幻瞪大的眼轻轻地闭上,纤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着。

    分离时,龙套喜于看见灵幻少有地红了脸。他有些无奈地说道:“……什么嘛,你这不是很会看气氛吗?”

    “诶?”龙套看到灵幻垂下脑袋捂住了额头,有些疑惑。

    “没什么没什么。”师匠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你这家伙还真是难办……”

    

    

    END

 

评论(14)
热度(12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