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MHA/胜出] Love like this

    骰子输了的点梗,来自镜子的梗:在两人上街时遇到敌人,被失明的个性击中失明一周,然后中个性的那位,因家长出远门(远门原因不知)寄宿一个星期对方家里,就这一个星期的其中一天来写(不能虐要糖)

   

    *

   

    “喂,废久,这是水。”

    粗暴地拿起对方搭在膝盖上的手,将刻意晾到合适温度的温开水塞入那人手掌,在确认对方拿稳了后便快速地撤回手。爆豪胜己在那挨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的人身边坐下,撑着脑袋看那人接过水向他道谢,双手捧着玻璃杯小口地喝着。他的一小缕绿色卷发在低头时会垂下而遮住眼睛,这一点想必本人都毫无自觉。爆豪“切”地一声挪开视线,但还会抿着嘴巴皱着眉,朝那双比平时暗淡许多的眼睛里望去。

    “对不起啊小胜,这段时间给你添了许多麻烦……”绿谷缩着双腿坐着,左手在地上探了探,才将空玻璃杯放下。他收回的双手放在小腹上,手指纠着,最后还是握在了一起。

    “知道麻烦,就给我快点好起来啊。”视线从绿谷那无神的眼滑到他握着的手上,又滑到窗外晃眼到看不清的景色,爆豪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是说只有一周的失明时间吗?……好像只剩下两天了吧。”绿谷忽然跪在地上,对着某个方向深深地趴了下去,“实在是对不起,小胜!给你添了这些麻烦……”

    看着绿谷向着空无一人的方向土下座,爆豪嗤笑一声。“喂,我说废久,你再废也不至于对着错误的方向道歉吧?”“诶诶真的吗??……好像是诶。”绿谷将脑袋垂得老低,爆豪只能看到他的发旋,还有红透了的鼻尖。“小胜,在哪个方向啊……失明了完全看不见!”

    相似的姿势和相似的语言,让爆豪恍惚了一阵。他在五日前,在不情愿地与绿谷一起被派出来采购时却遭遇了敌人时,也曾是这样——袋里的橙子滚落一地,绿谷瘫坐其中,紧紧地捂着眼睛。

    ——“小、小胜在哪儿啊?我眼前一片黑……完全看不见!”

   

    从心脏的方向传来一阵酸涩,攀沿而上到了鼻尖就是蠢蠢欲动的瘙痒。爆豪伸手,覆在绿谷垂在地的手背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轻轻地说:“我在这里。”

    绿谷缓缓闭上的眼仿佛什么开关,让电流从两人相触的皮肤上传递,刺痛让爆豪反射性地缩回手。再垂下眼时,看到的是绿谷攥紧的手。

   

    *

   

    爆豪双手插兜走在前面,被他甩在后头的绿谷提着刚购来的水果,正对着采购清单仔细研究。其实说是二人一起采购,说成绿谷独自一人出来还比较准确。

    “小……小胜等等啊!”绿谷慌忙地追上,向某个路口指了指,“接下来的目的地在这个方向……”

    “烦死了!”爆豪推开绿谷的手,向那个方向迈开腿。

    “——小胜!”“你怎么那么烦!!”

    爆豪怒气冲冲地回头,然而伴着路人的尖叫,他看到的是跌坐在地的绿谷。在绿谷的身后,黑色衣服的敌人正笑着看着他。

    “他中了我失明的个性,从现在起,或许有一段时间别想看到日光了吧?”敌人嬉皮笑脸地说到。

   

    岩浆喷发前,在地壳下翻涌滚动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爆豪觉得自己的动脉血正修炼升温,在他的皮肤下暗涌……他紧紧地盯着那敌人,滚烫的手掌在向他发号施令——揍他!狠狠地揍他!

    当爆豪怒吼着向那人脸上挥拳时,胜负早就确定了。

   

   

    “那个……小胜,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绿谷扶着墙壁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在爆豪的房间里坐下。“妈妈抽中了夏威夷的旅游券出门了,爸爸也正在出差中……对不起,偏偏在这个时候。”

    “没事。”爆豪从柜中搬出席子与枕被,在房间中的空位置铺好绿谷的临时床。期间绿谷也想帮忙,但被爆豪以“妨碍到了”的理由拒绝了。

    “接下来一周……”爆豪的语气有点不情愿,“你就住在我这里吧。”

   

   

    *

   

   

    拉着绿谷的袖子,爆豪将绿谷领到了房间里。已经是该洗澡睡觉的时间了。他为绿谷找好衣服,又将他推进了放好水试好水温的浴室里。爆豪看着绿谷好好地关上了浴室的门,里面又传来哗哗的水声后,才靠在浴室外的墙上,环抱着手臂等待。

    他到底为何这么亲切温柔地对待绿谷?是因为他认为绿谷失明有一部分是他的责任,还是因为绿谷放弃了若干人选,选择寻求他的帮助?爆豪曾思考过多次这个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他只知道当看到那双符山石般的眼睛时,他就会温柔得不像自己。

   

    绿谷从浴室出来后,爆豪带着他回到房间,才又拿起自己的衣服回到浴室。当他再一次回到房间里时,绿谷早已缩在他的临时床里。那舒展了皱着许久了的眉头的表情,微微张开的唇瓣,说明绿谷早已陷入梦乡之中。

    爆豪坐在绿谷身旁,看着他的睡颜,沉默良久。他小心地跨过绿谷,拿起他的枕头,在随便擦了擦地板后,在绿谷身边不远处丢下枕头。熄灯后,他在自己简陋的床位上躺下。

    在凝视着绿谷许久后,爆豪闭上双眼。

   

   

    END

   

    碎碎念:写这篇的时候,正听着柯达线的love like this……歌词有一句:A love like this wont last forever。一个像这样的爱情不会天长地久。这是一首很活泼的歌,或许是这歌词太虐,写这篇时就融入了一点这样的感情。小胜对绿谷的心软或许只是在绿谷失明的这一周里,这一周里绿谷看不到他的动摇。但这一周过去后,他还会像这样体贴吗?

    之后或许会写完整版,只要不沉迷游戏(被打)

   

   

评论(5)
热度(12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