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胜出/接文】KFD(七)

    这次爆豪不需要睁开眼,就知道自己依旧在那早已让他厌烦了的黑暗之中。黑衣人的话在他脑子里升起,回想起那无所谓的欠打语气,爆豪只觉得脾胃生火——

    “你个混蛋!!”爆豪忍不住骂出声,“这次还要怎么来……”

    他被粘稠到令人窒息的黑暗包裹,他恍惚间想起记不清哪个世界线上,他曾经遇到的那个淤泥怪。在他为这令人不爽的受制感而愤怒时,背部仿佛撕裂的痛苦让他大叫出声。身体像从背后开了道口,五脏六腑被人揪住想撕扯而出。爆豪在流汗喘息的间隙,用最后的力气大喊:“你到底想怎样!!”

   

    在意识随汗水流失时,一声轻笑刺痛他的耳膜。

   

   

    *

   

    站在某栋公寓大楼的屋顶上,爆豪这次是真的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了。他在午夜十二点跑到陌生的高楼上还光着膀子,这无论怎么想都是变态的行径。这次回档的地点从来没有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叮叮的提示音响起,爆豪不情不愿地掏出手机。不用想,又是那个黑衣人。

   

    「给来到全新世界的爆豪的TIP:

    1 这次给你一种另外的能力了,开心吗?

    2 请在今天凌晨三点之前拯救绿谷出久,这样他就可以活下去

    来自:新能力好玩吧」

   

    “谁知道这狗屁新能力是什么啊!!”爆豪将手机丢在地上,但很快又冲过去捡起来。他打开联系人,在翻穿了又重新找过如此重复多次后,他在看到了列表里的「废久」后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世界线上的自己和废久还是相识的。

    与废久毫无交集,并不能让他感到更加轻松。

    回想起上一个世界线里,黑衣人口中的所谓“轻松”,爆豪的胃里又在窝火了。他的面孔愈发扭曲,在他咬牙切齿时,脑后突然爆发的“哗啦”声让他瞪大了眼睛。缓慢地转过头,爆豪看到了从自己脊背延伸而出的、融于夜色的巨大黑色羽翼。

    ……这就是所谓的新能力?在一瞬间的呆楞后爆豪试着挥舞翅膀,这翅膀似乎是他身体骨架的一部分,即使从未有过,他也能自由操纵。想到黑暗里的那阵痛苦,爆豪皱了皱眉。

   

    不过当下之急,还是找到绿谷。黑衣人给出的时间是三点,那么就算吵醒他也要把他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样才能全方位无死角地保护他。爆豪站在天台边缘,还在思考是飞去还是像个正常人走去时,背后传来的铁门摩擦地面的巨大响声还有熟悉的怒吼打断了他的思考。

    “小胜!!”绿谷扶着铁门,气喘吁吁。

    想要找谁谁就来了,真是方便。还未等爆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绿谷就朝他小跑过来,嘴里还带着焦急的话语:“小胜你怎么能突然一声不吭地跑掉,甚至你的家里都没有你,我找了你一整天……”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他的回档地方是在天台。爆豪皱了下眉,这个世界线的爆豪胜己和绿谷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虽然他确信在原来的世界线里绿谷也会这样焦急地寻找他,但是这个脸色……

    即使是满脸焦急,也掩盖不了长长卷曲刘海下的铜铀云母色的眼睛空洞无神;他的脸上像涂了一层粉笔灰,眼睛下面还有浅浅的黑色。

    这样疲惫又阴沉的脸色,让爆豪无法安心。这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埋在土里而在地表上露出的那一块,是某个潜在威胁朝你暴露出来的线索,你猜不到料不到那下面是什么,但是你会因这梗在眼睛里的刺而感到在意。

    不管了。爆豪拉过绿谷的领子,在对方预料到自己要被揍而紧紧地闭上眼睛时,揽住对方的腰与腿,将他打横抱起。绿谷因脸上流动的触感而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爆豪的下巴,那之后的金色的发梢,还有暗紫色的天际。

    他正被爆豪抱起,在空中飞行。这时候他才想起爆豪身后那溶于黑暗城市夜景的羽翼,只有淡淡的白光,让其留下了不明显的羽角轮廓。他合上眼,轻轻地叹了口气。“啊啊啊啊小…小胜,你在干嘛!”绿谷再次睁眼,用慌忙的语气说到。

    “啊?我在干嘛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爆豪“嘁”了一声,“当然是飞啊。”他感到怀中人的瑟瑟发抖,紧了紧自己的怀抱,振翼朝城市的点点灯光中耸立在其中的,最亮的高大建筑飞去。

    爆豪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他为什么会在东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正朝东京天空树飞去。他在最高层停了下来,绿谷在脚刚触地的那一刻便瘫软在爆豪怀里。这样的高度,只是往下看了一眼,便会被恐高的情绪侵占。

    “小胜胜胜,我们能不在这里待着吗……”绿谷慌乱地捉紧他的衣角,爆豪嗤笑一声,抱着他再度飞起。他不知道飞了多远直到视野里地面上只剩下泛着波澜的黑。

    “小胜,我们还是回去吧。”绿谷小声地说。

    “回去?不回,这样飞着,你不觉得很爽么?”爆豪喜欢上了这个世界线给他的能力,他正被风刮着脸颊,偶尔还会穿过云层,或贴着云层滑过。振动翅膀时那有力的感觉,让他不舍得停下。

   

    “可是……”绿谷的话还未说完,他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小心!!”他大喊。爆豪眼角瞄到身后飞来的高速物体,赶忙挥动翅膀在空中转了个圈躲过。看着那个向远处飞去又下坠的黑色物体,“那是什么?!”

    “是研究所的武器……”绿谷闭上了眼睛,“小胜,我们已经被他们找到了……所以我说过,你不该想着出去的。”

   

    研究所?

   

    所以这就是那埋在土下面的最终boss?爆豪想到绿谷那一脸的阴沉,难道就是因为研究所?……研究所究竟做了什么……

    如果爆豪能够看到自己的脸,他会发现自己也是一样的憔悴。爆豪想起自己的翅膀,而从绿谷的话里透露的信息,他们同在研究所里。

    人体实验。

   

   

    “小胜!!”

    在被黑暗包围前,爆豪只听见了这熟悉的呼唤。

    他像处在母亲的子宫里,温暖包裹着他,而柔软的触感让他安心。一双手抚上他的后背,他的翅膀不听他控制地臣服于那人之下,哗啦啦地涌回他的后背里。爆豪抬起头,在被巨大的黑色羽翼包裹之前,看到了绿谷在月光下透亮如凡士林玻璃的眼。

    “不!!!!”爆豪挣扎着,但他被绿谷紧紧地拥住了,所有的抗议都被埋没在他的脖颈之中。“你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替我抵挡伤害啊?!我什么时候需要了啊?!谁稀罕你这废柴的保护……”

    撞击翅膀的闷响不断传来,爆豪只知道他们在下落。后来那黑色的羽翼与环着他的手都无力地松开,爆豪释放出自己的翅膀向下冲去,但他的手还未触到绿谷的指尖,高速飞来的特殊武器便击穿了绿谷的身体。

    那具损伤得不像样的身体,已经残缺不全了。如果单单看这具身体,爆豪根本认不出,这是曾经的那个绿谷出久。他的翅膀破破烂烂,原本威风帅气如同巨鹰,现在就是可怜不自持的蝴蝶。

    在爆豪拉住他之前,绿谷坠入了黑色的毫无波澜的海里。

   

   

   

   

    在岸边落下,爆豪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黑衣人,面色阴沉。

    “我还以为给你这样的能力,你会成功的呢。”

    “狗屁。”

   

    爆豪绕过黑衣人,走进他身后的那一片黑暗里。他被黑扼住喉咙,他感到喘不上气——

    自己真的是在救废久?

    真的不是在给对方带来伤害?

    爆豪想起他曾见过的那无数的死相,刚才那破烂的身体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忍不住吐出来,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恶心压得他透不过气。

    ——不是的,每一个世界线的绿谷出久都是独立的,我救他是为了免除他的死亡!

    ——你分明就是在狡辩,你害那么多绿谷出久不得好死。你忘了刚才绿谷出久的死相了吗?如果不是你,或许成千上万个绿谷出久会活得更好。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他本来就要死,不是我害他死……

    ——你是罪魁祸首。

    ——不是,罪魁祸首是黑衣人……

    ——你有罪。

   

   

    爆豪摔倒在地,在意识在黑暗里消失之前,他对着那双绿锂辉石般的眼睛的主人伸出手:“对不起……”

   

   

   

评论(6)
热度(61)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