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MHA/胜出] 纸箱国

    儿童节快乐> <

   

   

    *

   

    “喂DEKU,”米黄色头发的孩童炫耀式地举起手,他的眉翘得老高,十足的自大模样。在他高抬的手心里,爆出了几朵橙红的火花。“你看这就是个性哦?像你这样的可怜虫一定是没有的吧!”说罢他叉腰大笑,完全不顾在他面前绿发孩子泫然欲泣的脸。

    “啊,小胜的个性真厉害呢……”绿发孩童抽着鼻子,勉强弯起一个微笑。即使内心里十万个伤心难过,他也要摆出微笑来赠与他这带了羡慕的夸奖。

    四周的小孩子也跟着笑起来,作为孩子王的爆豪胜己笑得最大声。

   

   

    *

   

    每日小学放学回来后,社区附近的小公园就是孩子群活动的宝地。而当爆豪今日来到小公园,他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某个绿藻头。

    “奇怪,DEKU今天怎么没有来?”爆豪在搜遍了整个公园后回到沙池旁。如果被他发现DEKU是刻意躲起来的,那今天DEKU就别想直着走回家了。

    沙池里堆着城堡的孩子抬起头,“DEKU啊,他好像要搬家……”

    “搬家?!”爆豪从地上跳起来,硝酸甘油又在他的手掌心大量聚集。“他怎么可以搬家!!”他将那搭话的孩子的衣领揪住,在孩子们乱糟糟的声音里将他拎起。他似乎是将那无辜的孩子当成了DEKU,恼怒地吼道:“混蛋!怎么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随便答应搬家这种事情啊?!”

    周围的孩子纷纷涌上来劝架,在拉扯中爆豪的手无力地松开。他沉默了一会,突然推开四周围着的孩子们转身跑走。他用力地跺着地板,仿佛每踩下一脚,就是给那烦人的绿藻头来上一拳。他努力地吸着鼻子,向某栋居民房跑去。

   

    气喘吁吁地在绿谷宅门口停下时,爆豪正好遇上搬着行李的绿谷夫妇。他们热情地招呼爆豪,爆豪却回以愤怒的大喊:“出久在哪?!”

    惊讶了一会,绿谷妈妈指了指二楼出久房间的窗户。没再说什么,爆豪连鞋都未脱便冲进屋里。跑上熟悉的楼梯,冲进那他来过无数次的房间——推开门,所见却已经不是他熟悉的模样了。墙上的欧鲁麦特海报早已撕下,曾经待过的地方是一块浅浅的白色;原本的书架如今已经搬空,书籍和玩具已经化成了地板上的几个大箱子。某个绿藻头正坐在箱子的中央,手举胶带,正与大箱子搏斗。

    “啊,小胜你怎么鞋都没脱就跑进来了!”注意到他的到来,绿谷从箱子里抬起头。爆豪怒气冲冲地走到他身边,木地板被他用力踩得吱呀做响。他冲着绿谷的耳朵大喊:“你小子怎么突然就搬家啊?!”

    “这么大声耳朵会痛诶……”绿谷赶紧握住耳朵,看到爆豪愤怒的脸后,又讪讪地放下手。“因为爸妈要到别的地方工作,就只好一起搬过去啦……”

    “为什么要跳槽啦。”

    “小胜……”绿谷赔以一个抱歉的微笑,但很快他自己也垂下了眉角。“我也不想走的!”

    “不过,小胜,这些送你吧。”绿谷将靠墙放着的纸板递给爆豪,爆豪“嘁”地一声,没接过。“你以为我这么好打发?”

    “可是我也没什么可以送给小胜啦……”绿谷想起了什么般突然改口,“欧鲁麦特的东西我都不会送给你的!!”

    “切,谁要你那些东西啊我也有一份……你这家伙。”爆豪揪起他的衣领,在绿谷以为他要往自己脸上挥来一拳而紧闭眼睛时,紧紧地拥抱了他。

    “小……”

    “闭嘴,要是敢问什么我立马炸了你。”

   

   

    *

   

    爆豪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的天空。抬头可见的白色风景里,一个蓝色的小洞后是滑过的飞鸟。他收回视线,在看到作业本上铅笔杂乱的划痕后,后知后觉自己已经走神很久了。

    他今日已经在上学放学时走神了许多次,被他踩了两次尾巴的小黄一见到他就“汪”地逃跑;他被自行车的叮当声惊醒并躲开横冲直撞的骑手三次;他在踏出脚后才发现是红灯四次。今日爆豪的大脑总是不在线,很显然。

    扔下铅笔,爆豪不顾妈妈“快吃饭了你去哪”的大喊冲出家门。他沿着那早已烂熟于心的路线狂奔,目的地的那栋白色建筑早已了无生气。

    真的走了啊。爆豪愣了一会,垂着脑袋走开。在他失魂落魄地拐过拐角后,他看到了搭在墙上的纸板。

   

   

    纸箱对于爆豪和绿谷来说,是极其好玩的东西。可以把它剪开两个洞搭在身上,装成机器人;也可以用它搭一个大大的,只属于小孩子的城堡。

    爆豪把纸板带回了家,扔在他房间的角落。他又一次坐在课桌前,原来的那厚厚的云层和蓝色的云洞已飘远,留下深蓝色的天空。

    他沉默一会,突然站起来,跑去将那纸板打开。他用纸箱搭起一个塞满他整个房间的城堡,自己钻了进去。

    蜷缩身子,爆豪将下巴枕在膝盖上。纸箱国里暗黄的光线让他什么也看不清。在意识到“大殿”的宽阔空间是预留给两个人的后,爆豪捂住了眼睛。

   

   

    end.

评论(14)
热度(93)
  1. 午夜的蛋黄酱苏我乙树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