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亚人/海圭] Make some noise

本文作为海圭制作中合志的应援!!请大家多关注预告本宣哦!!!

————————

    “海?”

    睁开眼,眼前是拉上窗帘的深夜房间里的一片黑暗。永井圭揉揉眼睛,侧头面向身侧躺着的人。他有些讶异地发现,身旁人不同于他刚从睡梦里忽然醒来——海斗,早就睁着眼躺在那儿望着天花板发呆了。

    他的嘴里轻轻地哼着某个调儿,在圭的呼唤后那么两三秒,才反应过来。“啊,抱歉,”他轻轻地说,“吵到你了吗?”

    “没有。”圭转过身,与海斗一样望着天花板。事实上他听着海斗哼着的轻柔声音,反而更觉安心。他是在睡梦中安详地飘着,梦境像深海的水波托着他——一瞬间后宛如海啸来临,他被抽出意识的海洋,于是他在夜里十一点忽然醒来。

    沉默了一会。海斗停止了他的哼哼,房内只剩下空调运转的细微的声音,位于城市边缘的宾馆外偶尔能听见汽车从马路上驶过,传来一阵呼啸的风声。然后,海斗打破了这片沉寂:“我们去格林尼治天文台吧。”

    ——在今日早晨,他们曾去了格林尼治天文台的旧址参观旅游。标准时间、东西经线的分界、天文博物馆……天文台早已搬迁,海斗早就计划着再去一趟现在的格林尼治天文台了。永井圭同意了。

    

    

    

    在圭的一片哈欠声中,他们驾驶的小汽车来到了格林尼治天文台的附近。凌晨二三点,观星的旅客或者谈欢作爱的情侣们早已陆陆续续地撤去,他们很轻松地租到了小型望远镜。组装好仪器,又调成可坐在地面上观看的高度,二人却为了只有一个目镜的望远镜在分配问题上伤了脑筋——“你先吧?”海斗侧身让出望远镜前的空位,圭也不推辞,俯身靠近望远镜。

    “看到什么好东西了吗?”

    “嗯……我猜是一颗白矮星,还有双星系统,宇宙闪烁——波的频率变化好像不能看到……唔。”

    惊讶于突然被打断话语,圭转过头去,捂住他嘴巴的罪魁祸首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棕色眼里全写着“真拿你没办法”。“我的大物理学家,在浪漫的观星的时候,我们就不说这些毁气氛的话了,嗯?”海斗温柔地说。

    他有点点生气,偏过头去再次望向望远镜,不带感情地说:“是,大音乐家。”

    

    

    

    轮到他看了。海斗扶着镜身,凑近镜头的动作都带上了小心翼翼的意味。他向那星空的远方望去:有只剩下白色光点形状的群星——他数不出那里面有什么星座,只依稀找到大小熊星座;视野里还有带有蓝白色光晕的群星组成的银河。

    这是十分安静的星空,海斗看着,只觉得它安静过了头。寂静的宇宙之中,是不是只有地球这尘埃上才有声音——安静,说到安静,海斗想着,他的爱人也是十分安静的人。(就连这个时候也是,他的爱人,永井圭正静静地坐在海斗身边。)做理论研究的人,或许都喜欢把工作锁在那小脑袋瓜里进行,对外从不展露给任何人。这也是为何他们的脑电波总和普通人群的对不上号。

    “圭……”

    他呼唤身旁的爱人,却感到肩膀多了点重量。他微微侧头——柔软的发丝挠着他的脖颈带来瘙痒的感觉——看到了圭枕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小小的发旋和略长的头发。睡眠不足的青年,此刻再度沉睡过去。

    轻手轻脚地调整身子,好让圭能够睡得更加舒服。海斗望天一会,将望远镜的镜头摆过,再次望向天边——原来的大小熊星座他早已不想去看——他望向星海的深处,比白与浅蓝更丰富的,粉、暗紫、墨绿,仿佛溶解在深黑色的水中般扩散、晕染,依稀显出了人影。那人影如披戴着大红色的披肩,穿着金色与白色的长裙,她正以柔和的怀抱朝向世人。

    “圣母玛利亚……”海斗稍微严肃起来,他向那他用臆想勾勒出的圣母形象行礼,他轻轻地比着十字,闭起眼睛,在心里默念:“请保佑我爱的人。”

    

    *

    

    揉揉眼睛,感受到沿着抬起的手臂滑下的外套,永井圭这时算是彻底拥有了一个饱满的觉。他四顾一下,挑染了发顶部分的青年站在他的不远处,正抽着烟味不浓的香烟,手插着裤兜靠着围栏,鱼肚白的太阳光懒洋洋地照在他身上。

    你又抽烟。圭用着低哑的声音说。自从他挑明了跟海斗说他不喜欢烟味后,他便很少见到海斗抽烟了。金发青年似乎意识到他的苏醒,摁灭烟头夹在手指中。“抱歉。”他说,然后又拍了拍身子,好像想将那一身的烟味褪去。算了吧。圭拿起外套站起身,望着海斗披戴太阳光向着他走来。我错过了夜空,现在我们该走啦,他说。

    

    

    

    在归程的小汽车上,海斗仍在哼着他半夜里哼着的曲调。气音似有似无,嗡嗡的,坐在驾驶座上的圭只能听见他偶尔提高音量的一两个曲调。断断续续的符号拼不到一块儿,圭便问:“你哼的是什么曲?”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圭有些惊奇,海斗偏过头来冲他努努嘴,又转回去望着平坦的大马路,还有四遭的树与野草们。“很奇怪吗?其实演奏乐器的人就这样,偶尔会哼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调子。”海斗在心底里补充:没错——许多歌曲都是这么诞生的,在随口哼上的调子的综合下,一首歌就出来了。不过海斗不曾自己作曲,他在想,是不是说明自己也有作曲的才能呀?

    于是他又继续哼着了。但他总觉得似有似无的声音在环绕着他的调子,每一阵风从他敞开的车窗里吹进来,他就听见一阵细微的音乐声。那音乐声尖细,又有低沉的和声伴着他。喔,这不是——海斗已经大致猜到了。他对这个地方不算陌生。他向四周望去,车前窗的后面,是初升的太阳、直线铺开的公路、路边的雪松与绿草——

    

    “在那!”海斗将方向盘转得飞快,汽车急转弯,驶上路边一条小路。在这路的尽头,是一幢尖顶小教堂。他匆匆下车又轻轻走进教堂里,圭只好跟上去——他这人可是无神论者,对于宗教他都尽量保持着不否定不接触的态度。

    路上的那乐声就是从这儿传出的。圭打量着教堂内部,略显阴暗的空间,前面是几排陈旧的木质椅子,往上是狭长的屋顶和壁上的粉或蓝的玫瑰花窗;在教堂前端的中心,金发的青年正与神父模样的老年人说着什么。接着,音乐声停了,而海斗朝他挥了挥手:你过来,在这边坐下。准确读出青年动作里的含义,圭走过去,在海斗引导的位置坐下,而海斗则跑向教堂的侧边。

    这是要做什么?虽然疑惑,不过圭还是老实地按照青年的嘱托好好地坐在座位上。神父朝他缓慢地鞠躬,对上他那年老而显得深沉的眼睛,让圭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他别开眼睛,借打量教堂内部来分散注意力。他这才发现在教堂上方二阶还放着一个操作台,海斗正坐在那儿,他的面前是众多的金属管,高耸,直指向尖尖的房顶。

    他想起来,海斗似乎曾半炫耀似地跟他说过,他可是会弹管风琴的,三排琴键的管风琴见过吗?他还在教堂唱诗班做过一会伴奏呢。于是圭开始有点明白,海斗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了。果然,随着某根金属管发出清脆的鸣声,仿佛点燃了堆满煤块的动力炉的火焰,乐器中的庞然大物开始醒过来——

    

    管风琴,圭对它最深的印象还是《歌剧魅影》里,节奏感十足的鼓点下,高昂的管风琴声带来的强烈的压迫感与紧张感,由此身为莫扎特评定的乐器之王的气质扑面而来。此刻他在此与管风琴再会,作为直面真实的管风琴的观众,他才意识到:管风琴的宏伟,远不止耳机里能听到的那么浅显。

    他在下方只能看到海斗的背影:他的手在三排琴键上弹奏,每一下都带动一根金属管发出高亢的歌声;偶尔去摁下音栓,音色又变得深邃温柔;他踩下踏板,管风琴的低音便像人声鼎沸的气浪,穿透他的身体。他浸在这音符组成的海洋里,教堂的一切都在他眼前瓦崩,灰白色的墙壁像纸片一般落下,棕色长椅一张张坠落,玫瑰花窗碎成了多彩的粉末;神父也不见了,教堂的一切都不见了,只剩下那弹奏中的管风琴。圭看着那管风琴缓慢旋转过来——或者是他飘了过去——那一排排的管子遮挡在他眼前,但是他透过那些管子们,与微笑着抬起头望他的海斗对上视线。

    虽然这是你没听过的歌曲,海斗说,但是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他的微笑逐渐加深,露出他洁白的门牙、到八颗牙齿,他又低下头,专心地演奏管风琴。圭凝视着他,忽然觉得教堂那些为了让人感到神圣、升天般感觉的尖顶、幽暗光线、玫瑰花窗,都同时在这一刻在他身上起了作用。

    

    永井圭,身为无神论者度过了二十八年的人生,却在此刻相信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着上帝。

    

    他一定得存在,永井圭想,不然,是谁派出天使来到他身边?随即他又想到:是呀,海斗就是他的天使吧,一定如此。只是在他靠着海斗时,还有雌伏于他身下因情欲而抓挠着青年的脊背时,为何没感受到那健壮的翅膀呢?不过圭很快又自己回答自己:那一定是隐形了。

    

    圭想起他们曾在格林尼治天文台旧址上散步、旅游,他们过着标准时间,如众多游客所会做的那样一次又一次地跨越零度经线。那时候他们虽没有放声欢笑,但轻松愉快的氛围包裹着他们。海斗站在经线上,握住他的双手,认真而又带了点不好意思地直视圭的眼睛,对他说:“圭,你知道吗?这个宇宙缺少了五个时间。”

    “地球诞生的时间、恐龙灭绝的时间、人类出现的时间,当然还有——希特勒死亡的时间。”他在说了这四个时间后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喔,最后当然是——还有我表达心意的时间。”

    “前面的四个时间我无能为力,但是最后一个我可以找回来——”海斗深情地望着圭,而圭早已知道他想说什么——然后海斗缓慢地,柔情地说,圭,我爱你。

    “我也爱你。”圭将海斗拥入怀中,感受到二人喜悦的呼吸、欢呼的心跳。他感受到拥抱着的青年在笑,他微微震动的胸腔贴着他的。圭也笑了起来,在零度经线上,在标准时间的13时14分的这一刻。

    

    ——回忆让眼眶更加湿润,而管风琴的快乐,也将永远住进他的心里。

    

    end.

    

Make some noise , find your voice tonight:出自《Sing》——英女王登基60周年庆典主题曲

评论(5)
热度(51)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