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鸟男/鹰乌] 一日的罗曼史 (2/14贺文)

    赶上情人节www
    让燕炮灰了真是对不起(鞠躬)
   
    *   

    一开始真的、真的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才发出了像那样的申请。

    “喂,鹰山,我们来做一天的恋人吧。”

    在天台上,惬意地坐着的乌丸对仰躺着望天的鹰山这么说,在许久未得到回复而憋红了脸后,才听到鹰山的声音:“可以啊。”
   

    他提出这样无脑的邀请的诱因,大概是时下风靡全球的情人节的到来。乌丸在学校中极少与女生说话,更不要提恋爱。他连像鸭田那样拥有一位心上人的情况都没有。

    于是在今日的和鹰山一起的天台休憩时光里,乌丸思考了许久情人节与中学生之间的关系,沉默许久后,才向鹰山发问:“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啊?”

    “我不知道。”

    鹰山的回答倒是十分老实。乌丸将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侧躺着的这人身上,想起来这人虽也是不与班里人说话的类型,但还是有女孩子向他告白的,虽然被他拒绝了……也是啊这人的长相是属于帅气的类型,会有女孩子告白也是正常的,连燕的心都被他虏获了不是吗……

    愈想愈不公平。

    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这点是没错的,但这人可是有成为现充的资质的。

    视线从天上的浮云飘到身旁人的脸上,鹰山如他方才一样也在仰望着天空,但他内心想着的无疑是飞翔的感觉,而自己却是想着乱七八糟的杂念。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
   

    种种要素,促使他神经短路头脑发热,让他说出那样的邀请。

    然后在他还为此而懊恼不止时,鹰山回应了他的邀请。

   

    从呆愣中回神,除了脸颊依旧滚烫,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提示他刚才那段对话曾经存在过。依旧是那个天台,依旧是那一片天空,一切都与那两句话被吐出时没有区别。乌丸像是做了一场梦,他刚才真的对鹰山发出了那样的邀请吗?是他的记忆错乱了,还是真的存在?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情侣了吧?”乌丸试着问鹰山。

    “嗯。”

    “先说好,只有情人节这一天哦!过了十二点我们就不是情侣了哦!”

    “好。”
   

    ——“那么,放学一起逛街吧。这是情侣会做的事情吧?”

    最后,关于一日恋爱的话题,就以这句话为终。

    下午的课程也与平日无差,学校可不会因为情人节这种小事就更改课程。乌丸认真地记着笔记,又分出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来想:他现在真的和鹰山是情侣了吗?

    明明只是为了体验恋爱的感觉而假扮的一日情侣,却让人感觉如此不真实。

   
   

    放学时刻终于来临。乌丸望向教室的角落,如他所料,鹰山遵守他们的约定,老老实实地坐在位置上等着他。拎起书包,走到鹰山的桌前,乌丸用下巴指了指教室门口:“走吧。”

    因为特殊节日的关系,二人乘坐的电车上坐满了挨在一起的情侣,其中不少人穿着的是与乌丸相同的校服。乌丸与鹰山二人混在这些情侣中,鹰山还是面无表情安分地坐着,乌丸却纠着手指如坐针毡。

    ——什么嘛,原来在学校时都没感觉到有这么多情侣,一放学了都肆无忌惮起来了是吗?

    莫名感到烦躁的乌丸努力缩起身子,试图与坐在他身旁的小情侣保持距离。位置挪着挪着,他在侧身遇上一面温热的墙壁后,才后知后觉:啊呀,挪得太过头了。

    乌丸偏过头,鹰山因他的接近而从闭目养神的状态中脱出,正侧头望着他。鹰山那张俊逸的的脸近在咫尺。鹰山轻轻的呼吸染红了乌丸的脸颊。不好意思说出自己那酸酸的心理,怀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乌丸闭上眼,原先烦躁地纠着的手指握住鹰山的,二人的手悄悄地握紧。

    “这、这也是情侣会做的事情吧。我先声明哦,不准窥探我的内心!”

    即使闭上眼转过头,乌丸也知道鹰山一定微笑了一下,气音的笑声让他的耳朵又红了几分。

    “嗯。”

   

    到达目的地时,天色已黑。

    即使背景从电车上换到了街道上,四周的情侣数目也未曾减少多少。乌丸从电车站出来,只想再钻回电车里赶紧回家去。一想到他与鹰山一日情侣的约定,他只好咬着牙,拽过鹰山的手臂,拉着他往商店街走。

    “你不是不愿意加入他们吗?”鹰山向拉着他的人发问,刚才这人在看到满街的情侣时,脸上的烦躁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要你管!”乌丸拉着他前进,努力掩盖自己脸上的红晕。

    “不如这样。”

    鹰山被他拉着的手轻轻挣脱,转而拉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进路边的小巷子中。他因惯性扑进鹰山的怀中,鹰山也顺势握住乌丸的腰。乌丸抬起头,在狭窄缺光的巷子中,鹰山的双眸熠熠生辉。

    “一起飞吧?”

    “诶?”

    “像你和White的那一次,在街道上空一起飞。”

    “但是今天这么多人,会被发现……”

    “那就在云层上面。”

    乌丸有些惊讶地望着鹰山,此刻的他像褪去了他的那些冷漠的羽毛与坚硬的外壳,略带温柔的言行让他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快速地缩短而逼近零。

    “好……”

   

    将衣服与书包藏在巷子的角落中,二人冲上云霄。突破厚重的云层时,遥远的天边还有一抹太阳的余光。

    一起飞行的确比一起在那拥挤的街道无目的地乱走更让人心情舒畅。乌丸收起头盔,感受着温柔的风像柔软的云层触摸他的脸颊。鹰山也逐渐飞近了他的身侧。

    “我们不会就要这样一直飞到半夜十二点吧?”乌丸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还有什么会是情侣会做的事情呢?”

    鹰山停了下来,乌丸见状也在他的面前停下。鹰山将手覆上乌丸的后脑勺,拉近他们二人的距离。乌丸的脸近在咫尺,通红的脸颊在新生的月光下清晰可见。

    “你要……做什么?”即使内心已经猜到,乌丸还是决定装傻。

    “做情侣间会做的事情。”

    托住后脑勺的手微微用力,鹰山亲上乌丸的嘴唇。

    只是一个单纯的吻。

    乌丸在慌乱地闭上眼之前想,什么啊这个家伙,竟然还十分经验丰富一般地闭上眼。

   

    听说人的头颅中栖息着一只蝴蝶。这块骨头位于前方的额骨、筛骨和后方的颞骨、枕骨之间,横向伸展于颅底部,因形似蝴蝶而得名。

    乌丸觉得此刻他脑中的蝴蝶一定是活了过来,开始舒展他的翅膀,在他的颅内翩翩起舞,才让他有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鹰山的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腰,将他拉近,两人在海拔三千米的高度上互相拥抱。

   

    「明天要是后悔跟我分手,记得和我说。」

    脑内传来鹰山低沉的声音。

    “为什么是分手啦。”

    「这个情侣的约定只有今天,不是吗?过了午夜就是分手了吧?」

    “那就明天再说。”

   

   

    end

   

   推广一个主鹰乌的乌丸受群~
   欢迎加入鸟类群居,群号码:539772336

评论(1)
热度(10)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