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未揭 隐忍暗痛更难耐

[羞水] Stereo Hearts(04)

指路:01 02   03


  炮友变情人,有语言不通梗,私设非常多,请勿上升真人

  求不骂我

     以及我创了个羞水群,愿意来吹水的就来吧(挠头)群号947863547,答案没有限制 写羞水cp群就好了

 

向着完结冲鸭



   04

  

  

  

  他们回国的时候,姜承録没有来送行。

  

  对此喻文波没有什么感想,毕竟羞男生日这也快到了,听说他早早地就出门去为回家做准备了。谁都挺忙,喻文波寻思着回国要给爸妈带点什么,也没去关心那晚之后他们之间诡异的气氛。

  


  回到黄冈的时候他在路上玩手机,可没想到竟然有人过来求合照。他抬起头,对面手机相机都举起来了,也陆续有人上来和他搭讪或是求合照。这可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想想冠军回国的待遇莫过于此吧?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小AD,现在能惹人注目了。

  

  接下来便是亲戚朋友们的聚会罢了,不论是懂不懂电竞反不反游戏的人,都要上来夸他几句,无论怎么样,世界冠军就是争光。喻文波听这些听得腻,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应了过去。

  

  回到家里他倒头就睡。跟家人亲近了几天后又是回后基地的日子,没见到熟悉的高个儿,喻文波后知后觉姜承録还他妈的在韩国度假呢。他的生日,就是这几天吧?

  

  没来得及细想,这段时间队伍被安排了陪校长上分的任务,他责任可大了,反向带飞,义不容辞。

  

  喻文波这几天像丢失了心爱的东西的人一样,试图通过遗忘的方法来抵抗心里的难受。可他不一样,他真的暂时把姜承録给抛在了脑后,直到某日他结束训练,就被高振宁喊了一声。

  

  “今天姜承録生日,别忘了问候一下。”

  

  “是今天?”电脑里游戏还在结束界面,喻文波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确实是那人的生日。

  

  不知道姜承録现在在做什么?喻文波打开微信,好友圈里是一众生日快乐的祝福。打开微博,他的微博上发了一段蛋糕的视频,不得不让他感慨一下姜承録穿的常服是真的好看,几天没见,他又变帅了。

  

  这么想着,喻文波给他发了条微信:吃完蛋糕了?

  

  对面人回得很快:吃完了。

  

  喻文波没多想,微信上给姜承録拨了个视频通话。对面人这次也很快接通,他看到室内暖黄色的灯光里,姜承録套着黑色的外套,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手里捧着书,悠闲地靠在沙发上。

  

  “shy哥,生日快乐。”

  

  “谢谢。”

  

  又来了又来了,这个和那个知名让红事件里一模一样的宠溺语气。喻文波不知道镜头里的自己现在是什么傻表情,但是他眼中姜承録优雅又帅气,这样的气质围着他转,真的过于适合他。

  

  “现在在干嘛?”

  

  “在看书。”

  

  “小心我向教练举报你不好好练习,在韩国没人管了就开始摸鱼。”

  

  姜承録笑了。喻文波看着他的轻松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本以为正式结束炮友关系后他们之间的互动会充满了尴尬,可现在看起来所谓的尴尬估计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那时候他们说了挺多。喻文波给姜承録讲了自己回国时遇到的变化,姜承録也说现在在韩国走着也会被粉丝拦下来求签名。说罢他们相视一笑,气氛很好,他们谁都很愉快。

  

  最后喻文波以“困了”为由挂了电话,而关掉微信后,他也确实感到睡意侵上他的大脑。喻文波躺到床上,听着身后宝蓝的“晚安”,在回复了一声后,便惊讶地发觉,他竟然开始想念姜承録抱着他的那几个夜晚。

  

  

  *

  

  

  他生日的那天,王校长亲自请客吃大餐,几乎所有人都来了,韩国那个大猪蹄子当然除外。当王校长给他切蛋糕时候,喻文波真实忍了许久,才将落泪的冲动憋回肚子里。

  

  而当他回到基地,羞男的电话也跟着来了。

  

  “喂?shy哥。”

  

  视频那天的姜承録给他冲他温柔地笑着,画面抖动得厉害,估计是在走路。而当镜头终于平稳下来后,赫然占据了画面的一大部分的,不是姜承録家里那台钢琴是什么。

  

  姜承録低身从钢琴旁一捞,摸过一个素描本,架在钢琴上。白色的本子里,用彩色的线条画了一个q版的他的头,头上画了一个“18”,旁边写着三种语言的生日快乐。

  

  “喻文波,18岁生日快乐。”

  

  他纤瘦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欢快地跳跃,流泻而出的音符明明隔了一个屏幕,却如同在现场,有暧昧不清的情绪跟着音符,贴在他的耳上,带来抑制不住的热度。

  

  先是最经典的生日快乐,然后是一段克罗地亚狂想曲。姜承録的手缓缓停下,转头看向手机。喻文波的眼眶红红,在小小屏幕的另一头看着他。

  

  “想听什么歌吗?”

  

  “你弹吧,我都听。”

  

  音符又跳进他的耳机里,欢快的节奏轻松的旋律里,姜承録轻轻开口。那是一首韩语歌,喻文波听不懂歌词,可却莫名其妙地觉得姜承録唱得一腔情深。

  

  他曾经抑制住的落泪的冲动此时又冲了上来,仿佛他的眼泪不值钱,想要一次掉个痛快。喻文波胡乱地擦着眼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落泪的模样的倔强小孩,在成年的那天更不会用哭来度过。

  

  但是为什么他就是他妈的停不下来呢。

  


  “shy哥真的是全能实力偶像派。”喻文波好不容易把湿润的眼眶擦干,但声音还是颤抖着。“这是什么歌啊?好好听。”

  

  “你猜。”姜承録把手机拿了过来,此时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脸。他的眼里是和弹琴时一样的深情,让喻文波差点就要以为姜承録喜欢的人就是自己了。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喻文波又接上一句:“那shy哥唱得这么好又这么深情,应该去唱给喜欢的人听啊,她肯定会特别喜欢的。”

  

  “嗯。”

  

  喻文波头一次痛恨起语气词的各种可能代表的意思来,就像现在,他根本不知道姜承録答应了他什么。他们又闲扯了几句,最后因羞男要去洗澡而结束。

  

  在离开前,姜承録说:“我很快就会回基地。”

  

  “等你回来,我一定专车接送,粉丝尖叫欢迎,给你摆个大排面。”

  

  “你来了就是大排面。”姜承録笑着说。喻文波老脸一红,他怎么不知道姜承録这么会撩?

  

  喻文波躺在床上,登陆自己的小号便打开微博看起和自己生日有关的东西。一上线就看到消息栏里爆满的艾特消息,整得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小号暴露了,点开一看才发现,消息里全是姜承録小号在艾特他。他转的微博都是粉丝们给他的生日贺礼,什么手札、视频、图画和文章等一大堆一大堆。喻文波笑起来,认认真真地看起姜承録艾特他的那些内容来。

  

  


  第二日他看到宋义进,直接哥俩好地把手臂搭上他的肩,神秘兮兮地凑在旁边说:“义进哥,你韩语歌听的多不多?”

  

  “当然会听了。”宋义进对喻文波这讨论商业机密般的模样非常不解。

  

  “我哼一下调,你说这首是什么歌,好吧?”

  

  “喻文波你当我万能查歌机?”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喻文波根本摸不着调地哼了一段。那旋律很熟悉,但给喻文波这么一唱,就捉不住了。

  

  “你直接说有什么歌词吧。”

  

  “额……好像有一句way back home。”

  

  “那首歌就叫这个。”

  

  “啊好,谢谢义进哥。”达成目的的喻文波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义进哥在身后心痛万分。

  

  喻文波在音乐软件上搜索了一下,直接点了评论最多的一个听。确实是熟悉的旋律,虽然合成器的音色和他shy哥的不一样,但确实是这一首。喻文波翻着歌词,忽然觉得无话可说。

  

  向着名为你的家,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姜承録啊姜承録,你知不知道这首歌你该唱给你喜欢的人听?这样毫无预警地唱给自己,只给他留下无解的疑惑和不切实际的联想。

  

  

  

  

  过了几天,姜承録悄悄地回来了。为什么说是悄悄呢?他甚至没跟他说是哪天的飞机哪次航班,也没让他去接机,喻文波一醒来,就看到基地里姜承録正吃着外卖。

  

  “shy哥回来啦?哇,你居然会自己点外卖了。”

  

  “嗯,我回来了。”姜承録擦擦嘴,看着喻文波刚睡醒呆呆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可爱。“杰克想我了吗?”

  

  “唉,当然想了。”

  

  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喻文波忽然没来由地觉得紧张。就见到姜承録站了起来,他只来得及想“姜承録的常服穿得真好看”,就被他按住了肩膀。

  

  “喻文波,我喜欢你。从今天开始,我们脱去炮友的身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好吗?”

  

  

  

  

  


评论(18)
热度(15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