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未揭 隐忍暗痛更难耐

[羞水] 夜宴

  阿水生日快乐!

  

  私设/ooc/明星羞男x粉丝水/PS:地理位置什么的全都是乱写的

  

  *

  

  手机滴滴滴地响了半天,但却未能立即唤来它主人的注意。亮起的屏幕静静地在桌子上躺着,远处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主人终于走来将它拿起。

  

  「。:你去那场有The shy的演唱会?」

  

  空白头像的那人发来这句话。青年咬着面包看屏幕,手指快速跳了几下,将「去啊,我肯定去」的字样发了出去。看到对方名字旁的巨轮从透明化为不透明,他才心满意足地收拾背包去。

  

  「Jackeylove:我前年刚飞北京,他就来了上海开演唱会。去年有事回了趟湖北老家,他又跑北京开演唱会。错过了这么多次,今年终于不会错过了,那我肯定要去啊。」

  

  在坐上地铁时,喻文波将这一长串话发了出去。这趟地铁上有许多女孩子拿着各种名字的灯牌,有不少的一部分写着的是「The shy」。还有应援外套,一看便是同路人。他作为男粉还有些不好意思,默默把包上的q版挂件藏了起来。

  

  「Jackeylove:句号我跟你说,这趟地铁上能看到好多羞男女粉丝啊,他人气真的好高,老粉我有种阿妈般的欣慰。」

  


  The shy是近年大火的韩国偶像,本名姜承録,单是艺名本名就够喻文波吹上好几圈。从练习生到正式出道,本来默默无名,但喻文波自看过一场综艺后便再也脱不了粉——在那场综艺里本来是想要为难一下练习生,可谁知姜承録竟将安排的打电子游戏的任务完成得如此出色。对局里他的上单无敌,游戏主播喻文波看了都心惊,自知就算是他,solo怕是也打不过。

  

  打游戏如此厉害的人竟然是个偶像?因为这么一个歪的不行的理由,喻文波开始深入了解姜承録,于是一脚踩进名为The shy的坑,他再也无逃脱的可能,自此亘古长夜,总有个人躺在手机的相册深处,定时更新他的小号背景桌面锁屏。

  

  得知The shy之后都会在国内发展后,喻文波差点没跳得头撞天花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姜承録在国内的人气逐渐高涨。本来以为仅寥寥数人的微博超话突然热闹起来,于是喻文波的日常除去游戏直播外,还多了开小号怒喷黑子的任务。甚至好几次直播他切换浏览器,都差点儿暴露了他是姜承録男粉的事实和自己的微博小号。

  

  粉丝里都是好姐妹儿们抱团,喻文波试了试,觉得实在是融入不进女粉圈子的氛围里。那段时间喻文波很自闭,但也正是那时,他认识了同是姜承録男粉的句号。

  

  有个人聊天的感觉真好,就算这个句号君名字简洁头像高冷,平时语气冷淡打字贼儿节约,但那也是个男粉。并且,喻文波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得到他确实是真的喜欢姜承録,不像三天摸鱼两天爬墙的众多大猪蹄子。姜承録的每场活动他都去了,当喻文波给他抱怨自己如何如何又错过时,他会给喻文波发一手高清近照,这相片距离近得真实让人羡慕。

  

  「Jackeylove:卧槽亲牛逼啊!每次都能抢这么前排的位置,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官方图呢,你不去粉丝图站真的太可惜了。」

  

  「。:你开心就行。」

  

  「Jackeylove:何止是开心啊老哥,我激动到茶不思饭不想就想你的程度。」

  

  一般这种时候,句号都不会回复他。一开始喻文波还以为是恶心到他,可长久以来喻文波也就习惯了,并且在心里认定他是个有些害羞的人。

  

  现在句号又没有回复他的心路旅程,喻文波想他可能正专心准备做姜承録的舔狗,便也将手机收了起来。

  

  那场演唱会虽说The shy是第八个登场,但如果迟到可能会被保安拦住,所以喻文波还是提前许多来到这儿。从演唱会开场开始,他就坐在自己位置上专心致志地玩手机,在一众举着灯牌应援棒等放声大喊的妹子中格格不入。

  

  可就当有人向他投来不友好的视线时,就见这个开场至今都一脸悠闲的男孩收起手机打开背包,从中拿出了「The shy」的灯牌开始喊起来。

  


  The shy今天的造型以黑色为基调,带着骷髅头图案的鸭舌帽盖住一头翘起的金毛,黑色口罩被拉到下巴;姜承録人又高又瘦,像个衣架子,简简单单的黑夹克&紧身背心都可以穿得如此潇洒。

  

  反观今天来见偶像的喻文波,头是前天洗的,穿着直播四天都相同的黑色羽绒服外套就来了,还在心里狗兮兮地想偶像今天穿得真好看。

  

  姜承録的眼神在观众席上掠过,喻文波差点儿以为他们对上视线了。转念一想在舞台上别说灯光的晃眼,估计往观众席看都只能看到黑压压的底子上无数的灯牌闪烁,更别说看到观众的脸。

  

  

  从会场离开时,喻文波只觉得元气满满。见到偶像真人,治愈一切疑难杂症,直教人一阵神清气爽。他掏出手机,句号应该看完The shy的演出也没有再继续看,此时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

  

  「。:走了?」

  

  「Jackeylove:嗯,在会场门口。」

  

  「。:地铁 1口,我等你」

  

  「Jackeylove:句号你要请客吗!好鸭马上到。」

  

  虽说两人都在s市,可好像推托来鸽子去,他们从来都没有能面基的机会。s市这么大,他们又不在同个区,这次都来看The shy的演唱会,真的是一个能见上面的好机会。机会难得,喻文波肯定去。

  

  1口就在会场的对面,喻文波走几步路就到了。他远远地看到地铁口前站了个黑色的身影,瘦,高,带着口罩鸭舌帽,很帅很酷。他本以为这就是句号,差点儿就要举起手来打招呼,可一阵熟悉感突然涌上来——

  

  这不是The shy今天演唱会穿的那套么?!

  

  对方好像已经看到了他,隐藏在口罩下的嘴不知道弧度如何,但他的眼睛已经弯了起来。喻文波小跑过去,有些激动地说:“Shy哥,我我我可以要签名和合照么?”

  

  “没问题。”姜承録点点头,喻文波马上如得圣旨般翻起包。笔是找到了,可完全没见到适合签名的东西。他有些窘迫,眼看着就要把里面的衣服脱下来。姜承録阻止了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

  

  “猜到你不会带纸。”

  

  “谢谢shy哥。”喻文波脸都红了。

  

  “你是在这里找人么?”姜承録仿佛无意间与他闲聊。说到这个,喻文波才想起他最初来这儿的目的,于是左顾右盼一番,除了远处还在热闹的会场,这个地铁口附近哪儿还有别人。他于是有种被放鸽子的不爽,掏出手机就给句号发消息:

  

  「Jackeylove:哥儿们你人呢?」

  

  「句号:就在你面前。」

  

  「Jackeylove:啊?我面前只有我偶像,你再不来就遇不到真人接触的机会了朋友。」

  

  话刚发出去,喻文波却觉得像是一直以来缺的那根筋被搭上了,脑中白光一闪,一直以来没意识到的某些事情此时突然就明白过来。于是他呆呆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偶像。

  

  “句号?”

  

  “嗯。”

  

  “这……”

  

  “茶不思饭不想就想你?”姜承録扯下口罩,本来人畜无害的笑容在喻文波眼里莫名就带了点阴险,“山无棱天地合,才敢脱粉羞男?羞男你是最好的羞男好到我是你一辈子的舔狗?”

  

  会场里不知道是什么节目,此时冲天的烟火闪起,红紫的火焰星星点点,观众的呐喊声远远传来。

  

  “打住打住,我有点接受不能。”喻文波听着自己的偶像吐出那些他曾经和句号说过的彩虹屁,大脑还迟迟不愿意相信。

  

  “时间有点赶,我们走吧。”

  

  “啊?”

  

  于是喻文波被自己的偶像拉着上了地铁,电玩城游乐场,两币一次的突突突死亡之屋,友尽互坑炸弹人。旋转木马太小清新?鬼屋探险里自拍才是真。过山车海盗船,当二人玩了一遍后,心脏早就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途中姜承録坦言是刚在中国发展时,实在忍不住开了个小号接触粉丝,那时候Jackeylove作为他为数不多的男粉,他觉得会比较好聊天。这一接触就是和他聊了好几年,最后成为互相列表里的巨轮。

  

  所以喻文波才知道,他所指那些堪比官图的照片,都是他让助手拍的真·官图。

  

  “你现在接受我的身份了吧?”

  

  “才没呢。”喻文波表情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句号这个大猪蹄子竟然敢一直欺骗我,回去我要骂死他。”

  

  “为什么不现在就骂呢,嗯?”

  

  “这个嘛,”喻文波的脸红了一点,“现在我面对的是我偶像的形象,我骂不出口。”

  

  姜承録又笑了,揉了揉他的头,仿佛他们是认识了三四年的老友。

  

  “所以shy哥你今天到底干啥来了?晚上不忙了吗?没有通告吗?”

  

  “今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吧?那我就把我的身份作为礼物送给你。但是好像还是送得太早,是我太自大,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这不是惊喜,是惊吓了Shy哥。”

  

  “生日快乐。”

  

  他们又笑了起来。

  



  “还有一点,shy哥,你那不能叫自大。你可是打破我千百年过去都不会粉上别人的誓言的人,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就是这么重,所以我才会这么惊吓。”

  

  

  

  

  


评论(13)
热度(144)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