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未揭 隐忍暗痛更难耐

[羞水] Stereo Hearts(02)

指路:01


  炮友变情人,有语言不通梗,私设非常多,请勿上升真人

  求不骂我

     以及我创了个羞水群,愿意来吹水的就来吧(挠头)群号947863547,答案没有限制 写羞水cp群就好了



    02

  

  

  “哎哟shy哥你居然用中文念我名字了。”

  

  喻文波的眼滴溜溜转了一圈,笑嘻嘻地又接了一句:“那我是不是该也叫你姜承録。”

  

  他的话很白烂,他知道,但是他得用自己惯用的无厘头掩饰自己的害羞。姜承録不知道听懂了多少,但原本喻文波预料当中长驱直入的吻并没有到来,反而从头顶上传来了轻轻的力度。

  

  抬起眼,喻文波看到的便是姜承録白净的小臂。他后知后觉,自己正像个小动物一样被姜承録顺毛。但这大手掌的触感却让他的头顶舒适万分,他眨眨眼,不知不觉中蹭了几下。

  

  “shy哥你这是在养小狗么?哎哟我确实是你的舔狗。”

  

  “睡吧。”

  

  姜承録说出那两个字时喻文波还未反应过来,他甚至在姜承録收回手对他微笑时,就想好了下句话一定要说酒店床头柜里或许会有润滑剂。但没有,姜承録没有像以前那样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没有将骨节分明的手探进他的衣服,那些事例前的小习惯都没有。当喻文波终于回过神时,他已经在床上躺好了,身后平稳的呼吸标志着这场景的真实性。

  

  “今天,我们只睡觉吧。”

  

  耳边听着姜承録的低音,喻文波这才注意到紧紧揽着他的腰的手。后颈略微有些痒,那是姜承録的卷发,他便知道姜承録正把脸埋在他的肩上。虽说作为炮友更亲密的事情他们早就都做过了,可这个小动作还是让他心痒得不行。姜承録带着二人躺下时顺手关了床头灯,黑暗中两人强劲的心跳声清晰可闻。

  

  “shy哥你这不是把我当狗,是把我当狗玩偶。”他抱怨几句,就听见身后羞男低低的一声“嗯。”听厚重的鼻音,估计是真的困了,喻文波便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他。咂了下嘴巴,喻文波将手放在那人环着他的手臂上,也闭上了眼。

  


  这个梦很奇怪。

  

  他站在一片洁白的平台上,眼前低矮的铅色云层仿佛正抵着他的额头。远处灰蓝的冰川雄伟屹立,偶尔有许多碎块沿着竖的纹理落下,砸入汹涌沸腾的黑色海洋中。

  

  他望向黑白分明的天际线,双手插兜,缓缓吐出的热气在眼前不过半秒便消散。喻文波心里想,如果他是在等待一件事,或者一个人,那么他或它登场的时机就是现在。

  


  梦里那白灰银色的一片很明显就是在一片雪地上,那种刺痛骨髓的寒冷感依附在他的身上,在他从梦境里回到现实时,依然觉得冷得能发抖。他抱着手臂艰难地睁开眼,空调早就关了,而早就被他踢下去一半的被子是他被冷醒的罪魁祸首。

  

  姜承録早就不在他身边,多出的枕头也被放回了另一张床上。喻文波低身去将被子捡了起来,但却也没了睡意。他缩在被窝里,打开了QQ。

  

  “杰克同学还没起床?”这是宝蓝在问。

  

  “没起来就不吃了呗,等下快迟到没时间吃,我倒是要看他怎么哭。”这是冷酷的宁王。

  

  “The shy不叫他吗?”这是Rookie问。

  

  “他睡死了的时候用文明的方法是叫不醒的。”隔着屏幕都能听出宝蓝揶揄的语气。

  

  “他妈的吃早餐怎么不叫我呢?!”喻文波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忙忙穿上衣服,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他拉开门,差点与准备进来的姜承録撞上。

  

  “shy哥?你不是去吃早餐了吗?”喻文波摸了摸完全没被撞到的鼻子。

  

  “早餐,在这里。”姜承録用蹩脚的中文回答,说着抬了抬手,喻文波才注意到他手上的打包盒里装有面包牛奶等等,两人份。他侧身把路给姜承録让了出来,看着他把东西一样一样端出来,在茶几上摆好。他现在注意到开水壶里的水已从昨天那壶换了罐新的。

  

  “唉shy哥你真是我亲哥了,我这辈子都是你的认证舔狗了!”喻文波确实饿得不行,他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待饥饿感压下去一些后,才又开口:“shy哥,没事的,真的不用帮我带早餐。”

  

  姜承録摇了摇头。片刻后,他才问:“你手麻吗?”

  

  “咳、咳咳咳。”喻文波差点喷了出来。这个打KT时留下的梗,网友记得也就算了,没想到羞男居然还记得到现在。他这下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赶忙解释:“没事没事没事,那次是打满了bo5嘛,昨天结束的太快了,我手真的没事。”

  

  也不知道姜承録听懂了多少,不过没事他总能听懂吧。喻文波看着他,姜承録垂下眼,伸出手来拉过他的手,在手腕的地方揉了揉,又捏他的手指。在手被轻轻地松开后,喻文波才知道脸红。外面有点凉,姜承録的手也带上了外面的温度,可碰过的地方却像被烫过一样,感觉犹存。

  

  “那就好。”姜承録笑了起来。

  

  明明是日常常有的笑容,却让喻文波看得心脏发痒。像是有小蚂蚁在他的心尖上爬,他想挠却不知道这瘙痒到底起在哪儿。他低下头去。

  

  “赶紧吃早餐吧shy哥,等下迟到了校长拿我们开涮。” 

  


  

  关于那晚上为什么没有像以往那样以做爱为慰藉,喻文波只是想了想估计是因为他们封0赢了压力不如以往大,就抛在脑后再没去想了。这几天训练强度很大,所有人都在为决赛做准备。不过ig队内的氛围仍然很轻松。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看沙雕网友发的这些表情包。”

  

  “等比赛开始,我就把你们全杀了。”沙雕网友喻文波把手机屏幕转给别人看,图片上姜承録的脸逆光而漆黑一片,压迫感扑面而来。“shy哥,你的表情包最多,哈哈哈哈哈。”

  

  还没深入了解中国网友表情包文化的姜承録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喻文波看着他那笑容,心想这羞男可真是容易让人产生错误的第一印象。游戏里打得如此莽的人,在生活中脱去了害羞的外表,才能见到他同样热情冲动的内核。

  


  训练结束后喻文波本想喊上王柳羿一起走,可姜承録却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大手一揽,喻文波不高的个子只能乖乖地被姜承録搭着肩。昨晚的事情和今早的暧昧让他现在有些尴尬,总有些不明不白的情绪让他想着逃离姜承録,这样才能让他的心脏感觉恢复正常。但先别提贸然拍开姜承録的手会引发怎样的波动,他shy爹的手力度很大,他挣不开。

  

  喻文波笑了,手搭上姜承録的。在队员眼里,他们就是关系好的AD和上单罢了。

  

  “我的形象真那么凶?”姜承録笑着问。

  

  “嗯,真的,在网上的形象就是莽夫之王,战神,1v5,上单教科书。”喻文波心想姜承録的中文好像又进步了,一边给他把网上段子里和表情包里的形象总结起来。

  

  “那我在你眼中的形象呢?”

  

  “啊?”喻文波愣了一下。就算姜承録是韩援,可队里的韩国人不止他一个,平时队友会担心他们不适应他们会怕生,但从没有人说过他们的上单在他们眼中是什么形象,姜承録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意的样子。喻文波自己更不用说,他从未去想过这一点。

  

  “我们眼中的形象?”

  

  姜承録摇了摇头:“你眼中的。”

  


  这个问题可以很好回答。喻文波大可以继续拿出直播多年的骚话本领,胡诌几句“你是大腿”、“五杀终结者”之类的答案。但是他没有。就这刻,心脏的瘙痒重又席卷而来,他忽然觉得,他想要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

  

  “呃……你很帅,当然了,游戏里还有游戏外都是。我认真的。”喻文波想到那天早上的亲密,嘴角浮上一个笑容,“还有,shy哥,你很温柔。”

  

  姜承録看着他,也一起笑了起来,搭在他肩上的手也松开了。喻文波发现自己对于那个肩膀的温度有一丝不舍,但他们挨得够久了,再搂下去就不自然了。队友们商量着中午饭会怎么安排,但喻文波只是偶尔插上几句话,更多的时候,他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思考起姜承録在他心中的形象。

  

  以前打完炮后他们便迅速退回队友的距离,喻文波只顾着将两个关系划清界限,他认为别的时间和姜承録疏远就可以维持关系的正常化,但却忘了一个合格的队友,更多时候是亲密的朋友。他可没办到这一点。

  

  但是又有什么不对。喻文波思索了许久,却也摸不清楚那些凌乱思绪中到底藏着什么。但是姜承録的体温仍然留在他的身上,他想起,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做了。

  

  他的身体想要姜承録了。

  

  

  

  TBC

  


评论(20)
热度(207)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