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未揭 隐忍暗痛更难耐

[BS/玄佑中心] Redest Blood 鹤顶红 [01]

    玄佑中心向/cp向互动攻受无差/群像 各类互动都有

    架空/吸血鬼设定/假设全世界都在讲中文
    序章的文风可能同人不常用…正文不是这个文风的请放心
    本话出场人物:(里昂) 玄佑 雪 Alex  JP

    *

   

    >>>Prologue:
    Under the water

   

    狂风。

    墨色的海洋翻滚怒吼,浓郁深厚的乌云疾走,仿佛是镜,将这脚下的怒涛原样倒映。激起的海浪似在与这悬崖比较力量的强烈,一下比一下更激烈地撞上崖壁,震耳的声音里,不知是山崖先承载不住而破碎,还是海浪先被瓦解了威力,碎成了空里的水花。

    在这悬崖上站着一个人。不——不是人,不会有人类会在这种天气来到这种地方。他的皮肤苍白,藏在兜帽里的眼窝深陷,泛青的面庞透露出一股死的气息。但他似乎很开心,看起来像是一扫积攒多年的阴霾,露出尘封依旧的喜悦来。

    “风!”

    他对着天空说。风也回应着,吹开他的帽子,吹乱他黑色的头发。

    “海!”

    他对着海洋喊。海也回应着,更剧烈的海浪拍在悬崖上,近乎拍湿他的脸。

    “我终于找到了这里!我能见到他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乌云。云层翻涌着,沟壑中透出些许白光。即使是最黑暗的时刻,也有机会找到那潜藏的亮光。

   

    里昂的目光滑过乌云,滑过海与乌云相融的地平线,滑过凶猛的海面。他摆出游泳运动员入水的姿势,扎入了漆黑的水中。他的身子溅起几片浪花,这浪花在剧烈摇晃的海面上显得多么渺小,他的身影也很快找不到了。

   

   

    比起海面的动荡,海面下的世界显得平静许多。好不容易在漆黑的水中看清事物,里昂没有犹豫,向更深处潜入。他游过一条海沟,或是在大陆架上行走,偶尔还要穿越猛烈的海底风暴。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那处岩洞。

    里昂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即使他本来并没有心跳。这在安静的海底里是多么聒噪的声音,一瞬间,像引来了所有活着的生物的关注。它们都在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走入那处岩洞中。

    漫长的路途后,他撞破水面,来到了一处黑暗的空地。这里或许是什么山的内部,虽双眼觅不着光线,可似乎仍有空气流通。但里昂是不需要氧气的。他走上这片凸出水面的陆地上来,往最深处的黑暗走去。

    黑色仿佛胶着在一起,而它们的中间,竟是一口棺材。

    是最普通不过的黑棺材,毫无腐烂的痕迹,仿佛时间在这里暂停。没有纹路,没有吸血鬼们常用以装饰或显摆身份的复杂的烙金花纹,主人或许只是把这些木板从它们原来在的树上剥离下来,然后简单地拼合成这一个密闭的空间。

    里昂打开棺材。

    他的手在颤抖。

   

    即使是黑暗里,也能看见那抹红色——

    火红的头发。因为多年缺乏修理而乱又长地散在棺材里,它们的主人——沉睡中的青年安静地闭着眼,而里昂知道,若是青年睁开眼,这薄薄睫毛下露出的眼,也定会是深邃的红。

    “找到你了……”

    里昂像是忽然泄了气般趴在棺材上,他刚才那挑战怒涛的勇气与气势仿佛全都从他身体里溜走。他伸出手,抚上青年的脸。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皮肤更加苍白,此时在这片黑暗里,他像在发光。

    “你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的……”里昂将青年从棺材里抱起,轻盈的体重让他又恍了恍神。他抱着他,重又走入那片海里。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种阴暗潮湿的角落等死。”

   

   

    >>>Chap:01
    Evil's view

   

    01:28,Tokyo.

   

    东京的繁华,不止在太阳升起后的车水马龙,更在落山后的灯火通明里。然而这片人造光构成的白夜里也有阴暗的角落,这些地方往往无人触及,因为传说中,那是属于非人类的地盘。

    前不久有报道,说在某个巷子里发现了全身血液被抽干的尸体。即使消息很快就被压下,但从各种走透的风声里,人类也能嗅得到些许不平凡的信息。从此,就再无人敢在黑夜里走上那些狭窄阴暗又无人的角落。

    ——这就是为什么,此刻张玄佑只得在这个小巷里与眼前这位近乎融入夜色里的吸血鬼大眼瞪小眼。

    他等待着某个人类发现这里,然后趁机脱逃;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前的吸血鬼显然并未打算放过他,只是保持着优雅的步伐靠近。

    “张玄佑先生,请允许在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佐藤雪,是家主继承人。我们家族派遣我来将您带回去。请您跟我走。不要担心,在佐藤家族,您将是我们的贵客。”

    黑头发的青年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年纪,可玄佑知道,吸血鬼从不能以外貌来判断年龄。在未知敌人底细的情况下,他不会轻举妄动。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玄佑紧靠墙壁,翅膀在他的肩胛骨处蠢蠢欲动,想突破血肉的包围,在夜里展开它的身躯。可吸血鬼从不轻易在大城市灯火通明的夜里展开翅膀,那太明显了。但如果有需要,玄佑也不介意冒这个险来摆脱佐藤家族的纠缠。

   

    玄佑辗转来到日本就是想找个地方暂时休息。他已经刻意地不在夜晚吸血鬼活动最频繁的时候抛头露面,可没想到日本最大的吸血鬼宗族佐藤氏这么快就注意到了他,甚至找上了他的居所。一路追赶与脱逃,他与雪此刻才站在了这巷子里。

    他才不要去做什么佐藤家的贵宾。反正形式再如何好看,所有接近他、掠夺他、追捕他的吸血鬼,目的都是一样的——他的血液。

    “如果您不愿意,在下只能用暴力手段了。”

   

    刀光在黑暗里一闪而过,划破黑夜的胶着。玄佑侧身躲过,背部的肌肉扭动着想绽出翼膜,还未来得及便感到身后人影一闪,在后颈的一阵剧痛后,他陷入了更深的黑暗里。

   

    *

   

    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玄佑睁开眼,但他适应了黑暗后的眼里,却映出了不熟悉的天花板。那“天花板”仿佛近在眼前,他伸手去摸,不仅触到了漆木的寒冷,还感到了手腕上连接着的重量。玄佑推开“天花板”,在缓缓打开的光亮里,他总算看清楚了自己躺着的地方——棺材一个,还有他手上的——手铐一把。他打量着这个房间,只是个普通的公寓。看起来有人居住过的痕迹。

    “您醒了?”

    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玄佑警觉地转过身,将他击晕铐起来的罪魁祸首此时靠在房间的门上,带着微笑看着他。那微笑平易近人,可却让人捉摸不透。“族里的人正在派车过来接您,请您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耐心等待。”

    “哼,不过是一个佐藤家族,如此装腔作势。”玄佑摆出不屑的样子,又躺回棺材里。他背过身,避免让雪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您饿么?这里有医院的血源,暂时……”

    “不饿,走开。”

    “但是我饿,玄佑先生。”

    黑发黑眼睛的吸血鬼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虔诚地跪在棺材前。还未等得及玄佑转过头来,他便扶起玄佑的上身,锢在怀里。

    “……你?!”

    尖牙在青年说话间开合的唇齿里隐约可见,脖颈、手臂、掌心处条件反射地开始向大脑输送疼痛信号。玄佑看着雪缓慢低下的脑袋,和他用以划破动脉的利器,剧烈挣扎起身子。可徒劳无功。

    “血袋是族里给您的,在下不能使用呢……那我可以食用您的血吗?”

    “想都别想!”

    “您的血,是所有血族所追求的至宝。”雪笑了起来,这次不是平时儒雅有礼的微笑,而是露出了他整齐的白齿——包括那对尖锐的獠牙。“我很好奇,真的有传说中那么有魔力么?”

   

    吸血鬼拥有无尽的寿命,而也背负着无法面对阳光的诅咒。在太阳面前,所有吸血鬼都会从五脏六腑开始燃烧,直到灰都不剩。

    “能让吸血鬼不畏惧阳光的魔法。”

    ——但有一个宗族例外。传言这个世上的吸血鬼有七个源头,是为传说中的七始祖。在这七个始祖吸血鬼里,有一人被神下达的诅咒不是畏惧阳光,而是享受阳光——但他的血,能让其他吸血鬼暂时拥有抵御太阳威力的能力。因此,享受阳光的诅咒,背后其实是被所有吸血鬼所敌视、仇恨、利用的诅咒,比畏惧阳光还恶毒。

    这个诅咒在始祖吸血鬼的第四代消失了。吸血鬼世界都以为这只是个传说,真正的始祖吸血鬼并不存在时,玄佑的出现撼动了整个吸血鬼世界——

    继承了至少十代以后的吸血鬼血脉,玄佑的“父亲”——将他转化的吸血鬼自杀。这个吸血鬼正是这个太阳一支最后的后裔。隐藏在血液纽带里代代循环的恶魔诅咒被开启,传说中收到太阳神庇佑的血脉再度出现,魔法与诅咒的链条潜藏在血流里,包含在血管中,将玄佑牢牢紧缚。

   

    “——有没有魔法,还轮不到你来尝试。”

    玄佑还未反应过来,可原本还压制在他身上的吸血鬼早已做出反应。从不离身的妙法村正出鞘,挡住了来自背后的一击。金发黑衣的男人轻笑着后跳,落在窗沿上。

    “不愧是佐藤家族的继承人。佐藤雪,你很厉害。”

    “你是谁?”

    黑衣人没有再多说,手上不知从何处掏出的刀又向雪飞去。妙法村正刀光一闪,将刀弹开。但在雪应战的片刻里,黑衣人已隐藏在了窗外的夜色里。雪望了眼还在棺材里的玄佑,便跟着跳出窗外。玄佑只来得及看见窗外白光一闪,接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平静只是表现。

    房门被打开,进来的人却不是黑衣人或雪中的任何一个——他看起来只是个高中生,手捧着笔记本电脑,还插着耳机,怎么看都是普通的游戏少年。

    “——调虎离山计。”高中生朝玄佑笑了笑,“你可以叫我JP。哼哼,正是我找到了这个公寓的位置。”

    “你要做什么?”

    JP将玄佑从棺材里拉起,走之前还对着那棺纯黑的棺材批判了几分。他们跑进公寓楼群间错综复杂的小路里。远处似乎有刀剑碰撞的声音,也不知是否是玄佑的幻觉。回忆起刚才在室内两人交手时的眼花缭乱,玄佑只觉得心惊。

    他被这个高中生拉着跑了好一段路,最后JP停了下来。玄佑并未发现,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背,两人便这样慌乱地摔进了巷子的角落里。

    “疼……你是笨蛋吗?!”

    “笨蛋到底是谁啊?干嘛突然停下!”

    “算了……你是张玄佑?”

    “干什么。”

    作为吸血鬼世界里特殊的存在,玄佑早已习惯素不相识的人也可轻易喊出自己的名字这件事。他的信息与资料估计早已在黑市或别的地方流通许久。但眼前人却突然摸着下巴,打量起他来,像看一个复杂繁琐的程序般,感到棘手,却又有破解的自信。

    而且这个气息——眼前的人只是普通的人类。人类高中生,顶多是大学生。他的年龄同与他的外貌,不同他,维持高中时的容貌已过了好几年。

    “你很有趣。你是吸血鬼?”

    “怎么……?你不知道?”

    “Alex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电脑或手机里的资料对我来说都不是秘密。这里说你的血可以让吸血鬼免疫阳光?怪不得他们要争夺你。”

    “你……”身为人类,你不该知道这么多。

    玄佑有些局促起来。虽然吸血鬼的世界显然已被少部分人类察觉,可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很显然应该与几年前的自己一样,属于对这个光明背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的那类人。

    “我改变主意了。”JP看着他的脸,突然笑起来。“一丁目二十七号。就在三个街区外。”

    JP忽然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这些。玄佑还在疑惑,可JP没再多说,他拉开他们间的距离,站起身子,朝来时的方向跑去。他向玄佑挥了挥手。

    “在那里等着我,我甩开Alex就来。”

    “我凭什么……”

   

    青年只是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身形便在黑暗的巷子里隐去,只听见脚步声逐渐远去,仿佛二人中,身为吸血鬼的那方其实是他一般。

    玄佑看着手上的手铐。无论他用石头或是铁棍,都无法将它破坏。无奈,用外套裹住手铐,玄佑向JP留下的地址处跑去。

   

    *

   

    “你不是吸血鬼。”

    佐藤雪将妙法村正立于面前,来自战国最有名的铸刀家族的妖刀微微嗡鸣,仿佛发出渴血的信号。这是佐藤家族最珍贵的武器——“二天一流”之一,被传为刀剑中的吸血鬼。雪挥刀,将飞来的武器打落。

    “你是……人类?为何要插手本族的狩猎。”

    “只是组织出于对吸血鬼世界合理防范的考虑,不想让你们获得吸血鬼的‘王牌’而已。”Alex的表情与动作在黑暗里看不清楚,不禁让雪又防范起来。

    “如果吸血鬼不再畏惧阳光——如同约束一个社会的条文失了效,难保你们会对人类世界做什么,更何况是佐藤这样的大宗族。”

    “消息真灵通。”

    “谢谢夸奖。”Alex笑起来,“你就这样放心离开你的公寓么?你的‘太阳’可还在那里。”

    猛然意识到Alex话里的意思,雪抛下面前的人,三两下跃回那栋公寓楼。翻身爬上窗台,那还亮着光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糟糕。”雪才知道中了计,可再想回去追杀那个人类却已经是不可能。黑衣人的身手不在他之下,极有可能是某个国家或组织的特工。

    空气里仿佛还留存着那个红发大男孩的味道。雪垂下眸子,除了担心族内会因这来自人类的插手有怎样的反应,又担心起落入人类之手的玄佑会如何。看他的样子,并不是纯正血脉的吸血鬼,而是从人类转变而来——他的初拥,距今不会超过三年。玄佑还是个如同婴儿般的吸血鬼,正因此,在这个世界里,他才显得格外脆弱。

   

    “祝您好运……”

   

    *

   

    Alex翻过围墙,潜入一个街区中。他在一个没有路灯的公园里停了下来,走到一个花圃后。

    JP已经在那里了。他捧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一脸苦恼的样子。环顾身边,都没有那个红色头发的身影。

    “目标呢?”

    “跑掉了。当我去到那个房间的时候,大门敞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是么……”

    “我这次帮你黑了佐藤家族的通信,你给我什么报酬?不能因为没有找到目标,就让我白干活。”

    “突破佐藤家族防线时的兴奋还不够么?”

    “那么简单的事情。”

    “下次吧。”

    Alex打开手机拨号,同时大步往黑暗里去。他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让JP有种被看穿的错觉——他不禁直起背来,眼神瞄到旁边的花上。Alex轻笑一声。

    “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的,小黑客。”

   

   

    TBC

评论(2)
热度(8)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