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疾病自救中,不能保证出现频率

[黑色幸存者/彰玄] 东先生家的猫

    单身工作党彰一x猫化玄佑的小段子,关于语言不通方面的bug就请各位无视吧(土下座)

   

   

    *

   

    东先生家养了一只猫,毛色火红。

   

    #1

   

    小猫是某日东彰一下班后带回来的。那几日新近下过雨,他被装在湿透的纸箱子里,在阴暗的巷子里奄奄一息,彰一初一见到他,便因他可怜的模样感到心疼,没多想便抱回了家。

    小猫生命力惊人。虽然淋过雨后受了冻,刚带回家的几天高烧不退,但最终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

    普通的猫眼睛都是金色或绿色,但小猫从毛色到瞳色,都是清一色的赤红。在鼻梁处,还有一道伤痕。红眼睛总是会让人畏惧,再加上小猫这一身地狱业火般的红色,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不祥的象征。

    ——或许这就是小猫被遗弃的原因?

    彰一摸着小猫的脊背想到。小猫可能刚断奶,还不比他的巴掌大多少,此时温顺地闭着眼,任由彰一顺着他的毛发。

    “该叫你什么呢?”

    “喵——”

    小猫伸长脖子,跳到桌上推来一本杂志,刚修剪了指甲的肉垫指了指几个字。

    “玄……佑。玄佑么?”

    “喵。”

    “那就这么叫你吧。”

   

    玄佑很聪明,仿佛能听得懂人话、读得懂人的表情般。从刚收养回来的那段病恹恹的时期恢复后,骨子里的那种活泼好动便显现了出来。他总是想着从窗户或是门缝跑出去,在彰一回到家前跑回来。

    虽然他时间点掐得很好,可还是被彰一发现了。刚断奶的奶猫跑出去实在太危险,彰一没有办法,只好把家里各个窗户都上了锁。这下子玄佑也只能看着窗户锁干着急,最后玄佑自己也放弃了,就再也没想着跑出去。

    彰一上班时他就趴在窗台上晒太阳。彰一下班回来,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到彰一面前,摇着尾巴看着他,似乎在期待主人带点什么回来。

    大多数时候,彰一会在回家路上买一些小鱼干或是猫粮。满意了的玄佑会咬着吃的快速跑到一旁,刚享受没多久,就会想起还要撒个娇卖个萌感谢主人,便又匆匆地跑回来,蹭着彰一的小腿。

    可若主人没有带回他想吃的东西,他便会不停地用前爪挠着彰一的裤脚,直到他保证下一次一定会记得带吃的回来,才不高兴地跑回窗台上,和自己的小布偶玩。

   

    虽然现在的玄佑看起来非常聪慧可爱,可刚开始的他简直就是灾难的代言人。

    一开始玄佑根本就不亲近人。面对彰一摊开的怀抱或笑眯眯的表情,总是不理不睬的样子。彰一面对着他,他就把脑袋扭到另一个方向去,用屁股对着他。

    吃了冷的彰一也不介意,仍好好地照顾着小猫。

    病刚好那段时间,玄佑总是逮着一切机会就想往家外面跑。有时候彰一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或是从头顶或是从身下,如箭一般蹿出去。还好他动作利索,没让玄佑跑远,可也是好不容易才逮回来。

    后来家里被封死不给出去后,玄佑便把他旺盛的精力发泄在家里——布沙发,花桌布,凡是一切可以抓挠的地方,都留下了他的爪印。沙发上的抱枕被掏得露出了枕头芯,垂下的桌布角被扯下来抓了好几道,桌面上杯具乱成一堆。

    ——东先生那日回到家时,原本脸上笑眯眯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怪吓人呢。

    被教训过的小猫怕了,不敢再搞破坏,也不敢再小瞧眼前这个铲屎官,从那时候起便变得安分乖巧起来。

   

    彰一感慨,这年头连小猫都是吃硬不吃软的了。

   

    #2

   

    “彰一……彰一。”

    彰一从浅眠中醒来。他从床头柜上摸过眼镜戴上,双眼聚焦后才发现现在的时间比以往生物钟设定的起床时间都要早。只是他睡梦里觉得有什么重物压着自己的胸腹。

    往常玄佑总是会在半夜蹿上他的床与他一起睡,所以彰一在感到身上缠着他的重量时也未多想。他掀起被子,对那个粘人的小猫说:“小懒猫,起床了。”

    “彰一好吵……”

    怎么是一个低沉的少年音?

    彰一低头一看,趴在他身上的当然不是他所认为的红色小猫,而是一位红发的少年。

   

   

    成年人的身形与高中生的还有许多差距,即使是彰一穿不合身的旧衣服,在玄佑的身上也偏大。衬衫的领口松垮垮的,肩线塌在小臂,袖子垂在身旁,衣角就已经垂到大腿处。长裤是根本没办法穿上,只好穿着中裤。

    红发的青年现在看起来就和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别扭。

   

    眼前人从头发到眼睛都是红色,而且鼻梁上还有一道明显的深色的伤疤,这些都是小猫玄佑的特征。

    “你是玄佑?”

    彰一又询问了一遍。玄佑小心地点了点头,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害怕的意味。彰一见他这流民般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或许是他现在的表情实在太难以捉摸,才让玄佑害怕成这个样子。他挽起一个微笑,换上和蔼的语气。

    “那么。你是从人变成了猫,还是从猫变成了人呢?”

    “人变成猫……不不对,猫变成……人?人变成猫吧……”

    “别紧张。”

  

    小猫那么聪明懂人意的原因,彰一总算是明白了。他有些无奈地笑着叹气,说着“哎呀哎呀这真是麻烦了”,想抬起手去揉揉后脑勺。可他的手刚抬到半空,便注意到玄佑眯起眼垂下头,这神情竟有些熟悉,似乎是平日里那只红毛小猫躺平任抚摸的模样。

    玄佑自己好像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小动作。他猛地睁开眼,看了看彰一,又看了看地板,最后把视线转向远方,脸颊飞上两抹红云。

    “你……还记得家在哪里吗?”

    玄佑摇摇头。

    “比起人类,我更多的记忆是作为猫的。”

    “我作为你的主人的?”

    “嗯……”

    “难道,其实最初应该是猫?……”

   

    主人这个说法实在有些奇怪,但事实也的确是如此,玄佑虽不情不愿,但也还得承认。他看着彰一此时捉摸不透的表情,内心里欲哭无泪:还是作为猫的时候好啊!至少,应该不会被眼前这个大叔打吧……

   

    而彰一则是看着眼前这只小猫,笑吟吟地想到:

    这小猫——真有趣。

   

    #3

   

    闹铃准时响起,彰一翻起身来关上时,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早晨六点整。他打了个哈欠,将眼镜戴上。刚才梦里的内容实在有些奇异——宠物猫变成了人什么的。但仔细想想,竟然还有些有趣。

    彰一准备翻身下床,腹部传来的重量让他一瞬间愣住。梦里梦外的故事情节交错,让他不禁有些恍惚。

    带着难以承认的期待,彰一掀开自己的被子,压在他身上的却是小猫玄佑。没有纤瘦的属于高中生的肢体,只有小小只的猫爪子与肉垫。

    竟然有些失望。

    彰一把小猫抱起来,放进被窝里,自己起床去更衣洗漱,临接新的普通的一天。临走前,他摸了摸还在沉睡的玄佑的背,悄声说:

    “要是你能变成人就好了呢。”

   

    玄佑在睡梦里动了动耳朵,也不知是否听见。

   

   

   

评论(3)
热度(15)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