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邰方|哨向设定] 结合热(03)

03

   

    第二日方木来到局里时,就有人跑来通知他,说是找到了重要线索。

    “第二起案件的受害者邹明伟,是一个隐藏身份的哨兵。”邰伟嘴里叼着未点燃的烟,递给方木几张资料。

   

    在现代社会,虽然哨兵和向导已可以拥有像普通人一样的自由,不需要再被白塔支配,但还是需要在白塔登记信息,并且在觉醒后到白塔接受三年的训练。哨兵向导的精神力并不容易隐藏,每个地区都有严格监管的人,确保没有哨兵向导不被登记。

    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秦方,就是一名在白塔有登记的哨兵,警局可以很容易地查到关于他身份的信息。

    白塔是独立于国家之外的组织,登记过的哨兵向导受到白塔的保护,同时找不到向导或丧失自己的向导的哨兵也可获得帮助;同时,哨兵也有必要时为白塔工作的义务。

    作为能力高于常人的特殊群体,哨兵向导们能否拥有常人平等的待遇仍是社会争议的话题。

    “方木,你所想的,嫌疑人是向导的可能性有多大?”邰伟凑过来,看着方木手中的资料。邹明伟虽然没有在白塔登记为哨兵,可在家中发现的舒缓精神的药和尸检的结果都证明如此。“真不知道这人怎么藏过白塔检查的。”

    “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方木垂下眼眸,“不过那是白塔的事情,我们国家管不了。”

    “我在邹明伟的家里,感觉到一股精神波动。”他点燃一根烟,继续说,“来自向导的。虽然想调查,可是那已经是残留的波动了,只出现了一瞬间。而第一第二起的死者都是哨兵,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的想法。”

    “按照你的分析,凶手是一个壮硕的向导,他想通过杀死哨兵这样的方法来证明自己?”

    “这是动机之一,还有他的愤怒。曾经有个哨兵对他做了什么,导致了他的愤怒,于是他想要证明自己,同时发泄这种愤怒。而且能够在杀人后保持足够清醒,收拾现场,说明他跟冷静。这个人的学历可能很高,并且在先前肉贩或医生的可能性里,更偏向医生。”

    “立即向白塔申请要本市所有向导的资料,寻找条件相似的人。”邰伟对身旁的年轻警察说。小警察似乎是新来的,听了方木一番分析颇为崇拜,闪着眼对方木说:“好的,邰夫人!”

    方木大窘,白皙的脸都红到了脖子处。“你从哪听来的称呼?”

    “他们说的。”

    “不干正事满脑子八卦。去,快去干活!”邰伟拍了小警察的后脑勺一巴掌,小警察吐了吐舌头跑掉了。

    他走后,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邰伟抿着嘴不说话,方木脸上的热度还未褪去,别过头,只能看到他红红的耳朵。

    好在他们的尴尬没持续多久,他们马上被紧急召唤了:又有新的案子,死者的死法与他们正在调查的案子一模一样。


   

    死者杨志明,男,二十八岁,某大型企业的工程师。尚未成婚,被发现尸体时已是死后近六小时,邻居因臭味前去敲门,无人回应后打开在走廊的窗,发现了地上的血迹。

    尸体同样被吊在电扇上,系尸体的麻绳经调查证明与前两起案件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此次死者的尸体赤裸,再身上多了几道鞭打的痕迹。痕迹证明来源于系着脚的绳子,麻绳上也提取到了皮肤组织。

    而且死者的场子被切断,之前两个死者都没有这种情况。

    根据方木指明的方向,经向白塔询问后,查证杨志明为哨兵。

    方木从现场出来,邰伟正在那个邻居所说的面向走廊的窗前研究。

    “这个户型也太奇怪了吧,走廊这里还有个窗,安全问题有保证么。”邰伟虽然没有转头,可方木知道他是在和自己说话。

    “毕竟是老式的公寓,一层楼七八套房,只有这个走廊。”方木点燃一根烟。如同缓缓升起的灰色般,气氛轻松。两人仿佛都忘了刚才那个尴尬的事情。

    “嘿嘿,以后买房绝对不要买这样的。”

    “嗯。”方木轻轻应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回答就好像邰伟买的房是和他一起住一般。刚才的事又浮现在脑海里,脸颊又好像热了起来。他摇摇头,甩开那种幻想。

    “怎样,有什么发现吗?”

    邰伟的询问扯回方木飞散的思绪。他定了定神,开始分析:“这是一起针对哨兵的谋杀案,并且凶手是个向导。凶手应该身高在一米九以上,有较高学历,从事医生或相似的工作。现在的问题是,这三个现场都集中在这一块地区,凶手是有选择地下手,还是随机性强?——关于三位死者的调查,有发现他们的共同点吗?”

    “呃,”邰伟哽咽了一下,“有是有,不过……”

   

   

    市中心,某家定制裁缝店前。

    面前的裁缝正念念叨叨着什么,男子却全然没在听的样子。他接过装着昂贵西服的纸袋,面带微笑地刷了卡。走出店铺前正好看见了镜中的自己:得体修身的西装配上一丝不苟的领带,金边眼镜又给斯文加上几分,一副精英模样。

    心中喜悦又添几分,他朝镜中一仰头,微笑抑制不住出现在嘴角。

    推门离开时正遇上两个新进来的人,都穿着不是很合身的便宜西装,还有一位满下巴小胡子,经过身边时若有若无的烟味,都让男子略微嫌弃。他皱着眉,瞥头观察那两人时,正好对上其中更年轻那人探究的视线。仿佛被看穿的感觉让他转回了头。

    而某种熟悉的精神力却让他感到有趣。

   

    “方木,怎么了?”

    邰伟发现方木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刚才出去的男人,不免皱了皱眉。

    “没有,可能是办案太累了,感觉他很贴合我们嫌疑人的信息。找不到嫌疑人的时候,你们会不会看谁都像嫌疑人?”方木收回视线,心情颇好的他朝邰伟开了个小玩笑。

    “刚做警察的时候可能会这样吧。”邰伟摸了摸鼻梁,转而面对眼前的裁缝。关于新的任务,他还有些不情不愿。“我……可以不买西装么?”

    “别想了,这是边处长的意思,反正公款报销。你也想尽快抓到犯人吧?演一出戏是十分必要的。”方木看起来很正经,但是他的语气却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三起案件的受害者,经查证都是某gay吧的会员。

    为了不打草惊蛇,边平决定派一人伪装成会员前去做诱饵,引诱凶手现身,等候一个合适的时机逮捕。这个任务落在了邰伟的头上。

    虽然他一开始强烈反对,可方木的“你就去吧”的话最终让他败下阵来。

    “你要答应我以后也要做一套和我一样的西装。”

    “好好好。”方木推着他到裁缝面前。

   

   

    TBC


评论(8)
热度(2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