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邰方|哨向设定] 结合热(02)

    标题改了一下。原本加多三个箭头,是因为这篇文一开始的计划是很cool的哨向酱酱酿酿的故事,没想到越写越清水,越写越文艺了.
    感谢评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复,但每一条我都看啦,你们给我动力写下去,么么哒(☆´3`)

   
   
    02
   
    因为要回局里看第一起案件的卷宗,方木先离开了现场,邰伟亲自送他回去。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两人都没开口说话。方木撑着脑袋望着窗外。
    “你有什么想法吗?没根据的也可以说说。”邰伟往往都是忍受不了这种寂静的人,他先开口打断了沉默。其实两人独处时很少讨论案子,那会让他们感到生活只剩下工作。
    “我觉得,凶手很愤怒。”方木望向窗外的眼神收了回来。
    “愤怒?”
    “他把受害者勒死后吊起来,然后割开了肚子——对已经死去的人,如果不是特殊需要,没有道理再做这样鞭尸的事情。而死者的身体器官完好,只有刀插在里面。所以我觉得他是在泄愤。”
    “这得多大仇啊……”邰伟摇摇头,将车子驶进局里的停车场。在临下车前,方木又补了一句:
    “凶手可能是个向导。”
    这句话让邰伟有些意外。或许在拥有这种特殊体质的人看来,向导永远都是比较弱势的存在;而方木分析时曾说过,这个凶手可以一人把尸体挂起。邰伟望向方木,想确认他是否在开玩笑,却发现对方望着远方,表情困惑迷茫。
   
    打开卷宗,即使只是死寂的照片,第一起案件的残忍程度,也不亚于刚才的现场。之所以能这么快把两件案子合起来,是因为共同的手法与虐史行为。
    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同为男性,尸体在家中被发现,同样被倒挂于家中的电扇上,腹部被剖开;凶器是家中的菜刀,插在尸体的腹部。刀上没有提取出指纹,现场发现的足迹与死者的相同,怀疑凶手穿着死者的鞋子作案后丢弃在现场。
    “这个倒挂人用的麻绳和案件二的相似,有可能是死者自己带来现场的,可以调查一下。”方木指着照片里死者的脚腕说。
    “麻绳?谁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邰伟愣了一下。那麻绳粗略估计有两指粗,两米长,要带在身上,起码需要一个大背包。
    “说明凶手作案是早有预谋。”方木指着另一张照片,“而且,凶手似乎在炫耀,或者说证明——炫耀自己的力量,证明自己的能力。”
    第一起案件比起第二起不同的是,死者的户型比第二起的高,所以现场死者脚下多了一个矮桌。“即使这个房间很高,这个死者很重,可我还是一个人就轻松地把他挂起来了。”
    “而且这个受害者,”方木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邰伟,“是个哨兵。”
   
    被案件占领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下午的时间就已在调查里度过。虽然如此,可目前案情仍没有进展。
    方木正在收拾东西,出去了一趟的邰伟笑嘻嘻地回来。他往方木身上一靠,搂着他的脖子。“一起去吃点东西?先别想了,多吃点东西才有力气。”
    “那你请客吗,邰队。”方木早已习惯了邰伟亲昵的举动,此时办公室里也没人,也就任由他仗着身高差挂在自己的身上了。
    “请,当然请。你要吃点啥?我都依你。”
    好像在一起时,邰伟从未主动开口提要求,都是方木说什么,他都说好。方木在心底里摇摇头,心想如果不是全局里的人包括自己都妄想过度,那邰伟就是在追求自己。
    可是面对方木不过分亲热也并不冷淡的回应,他也没有表现出悲喜,甚至从未有向他表白的打算。
    如果邰伟喜欢自己,那他在等什么?
   
    待真正从局里来到街上,已是从天边仍亮着,到了华灯初上的时间。店铺的灯五光十色,霓虹灯闪烁着,各个地方张贴的大字海报,提醒了方木不久后便是国庆节。做警察这一行,一年下来的假期都没有几天,久而久之就对于放假变得比较迟钝。
    刚下班,制服都还没来得及换。还好初秋天气还算暖和,可以脱掉外面意件。虽然把外套脱了,可藏青色的衬衫与皮带上大大的警徽还是惹人瞩目。方木看着邰伟和自己一样的打扮,不免弯了弯嘴角。
    ——但是过分相似的场景还是带来了一点不好的回忆。那个失了配枪,患上PTSD,最后牺牲的警察;教化场计划,失踪的廖亚凡……
    熟悉的精神力温暖地包裹着他,安抚着他骤然提起的心脏。方木回过神来时,眼前是邰伟专注的眼神。
    一瞬间竟令他脸红心跳。
    “怎么走神了?小心点,街上车多。”邰伟轻轻地说,待方木朝他笑笑后,才松开握着他的手。
    “没事,走吧,肚子都饿得响了。”
   
    他们在一家小餐馆停下。三菜一汤,两瓶啤酒,在热热闹闹的小饭馆里,夜色渐深。
    邰伟闷下一口酒,酒意虽不浓,却也熏得他脸上惹红。“下次还是去你那里,你做饭吧。”
    “我可没时间收拾房间啊,乱糟糟的。我做饭也不好吃,还不如食堂饭。”
    “哈,没那回事,你做的都好吃。都是男人,宿舍脏乱都一样,习惯了。”
    方木没回应,笑着摇摇头。从读研那时候刚认识邰伟开始,他就知道这人只要沾了酒,话茬子就会冒出来,多半都是些跑偏的话题。
    “等我好好收拾收拾再说吧。”
    关于去方木宿舍做客的话题戛然而止。一瓶啤酒还不至于让人醉意上脑,就是当下饭的饮料喝喝。邰伟和方木都很清醒,只是饭菜的热气蒸腾而上,雾气那头的人柔和了身影,即使有收敛,但向导的精神力还是柔和地填满了二人身边,给人一种身处梦里的虚幻感。
    哨兵是剑,那么向导就是剑鞘。
    邰伟看着方木低头咬筷子,神色温柔。
    却又有些无奈。
    他认定的剑鞘,还不属于他。
   
    TBC

评论(7)
热度(26)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