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邰方|哨向设定] 结合热(01)

      不知道是剧版还是小说版的邰方,性格方面应该是原著第二部后第四部前
    哨向设定,我了解的哨向已是几年前的设定,可能和你们了解的有出入有bug注意
    半AU
    本来只想写平淡的爱情故事混上一些结♂合的,结果就给我整出个案件来orz感觉没有一个穷凶恶极的犯人很难凸显哨向设定和促进他们迈出最后一步啊(ˊ▽ˋ)=3 案件可能有bug请原谅
   
   
    *
   
   
    “方木啊。”
    大清早的,方木还在洗漱更衣,忽然就接到了来自邰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邰伟一副严肃认真的口吻,让他也忍不住进入工作状态。
    “怎么了?”
    “你走到阳台来,往外面看。”
    方木按照他所说的,来到市局分配的单人宿舍的阳台上。他向外望去。清晨整个城市还没苏醒,远处的街道还未繁忙起来;院里已有几个同事三两个走在一起说说笑笑。几声鸟叫从头顶传来,方木忽然有些放松。
    “你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这句话让方木破功了。他喷笑出声,探出头向下望去,不出所料地看见那个靠在黑色小车上的,举着手机的人。方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怎么,从哪里学来的搞笑招式?”
    “哪里是搞笑招式了?”邰伟显然注意到他了,抬起头与他对上视线,勾起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好好好,什么事?在等我一下,我就换好衣服了。”
    “没事就不能来接送你上班了吗?你又不肯跟我出来住,向导大人。”
   
    警院里现在都在传,一个刑侦组的哨兵现在在追求一个犯罪心理室的向导。讨论者津津乐道,茶余饭后无不以此为谈资,什么“任务途中哨兵对向导一见钟情”“向导为救哨兵奋不顾身”的情节都出来了。
    而事实如何,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邰伟或许或多或少都有点那种意思,方木如何揣度不出,只是那时候刚再见面时,邰伟手指上的指环印如何显眼,成为他心里一道过不去的坎。
    而邰伟从来不袒露自己心声,心理学再如何厉害,方木也看不穿他们之间究竟是郎有意妾有情,还是过分亲昵的朋友关系。
   
    工作到一半,方木就被一通电话紧急通知到了现场。
    邰伟早就在那儿了,正在警戒线外抽着烟。他见到方木下车,冲他打了个招呼。方木没回应,只是径直向他那儿走去。
    “又抽烟?”
    “里面情况特殊,抽一根压惊。”
   
    等到方木真的到了现场,才明白邰伟所说的情况特殊是怎么回事。案发现场在一栋老式居民楼里,推开陈旧的铁栅栏门和后面的木板门,映入眼中的就是从最里面的房间漫出的暗红色血液。
    血液已凝固,走进房间里时脚底那黏稠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户型很老,房顶并不高,站在房间里有股压迫感。刚一进门,就看到昏暗的房间里,一具开膛破肚的尸体倒着,用麻绳拴着右脚挂在了头顶的电风扇上。
    换做是谁,都会觉得惊悚吧。即使已见识过各种凶案现场,甚至是比这还要恶心的,但方木还是觉得胃里隐隐有些难受,邰伟给他买的早餐在肚子里翻涌。
    向导的敏锐神经察觉到空气里的凝重与恐惧,从身边或是普通人或是哨兵的身体里散发出来。有几个在室内的哨兵警察甚至已经烦躁起来,精神状态波动不平。方木小心地散发自己的向导精神域安抚着哨兵们,另一边,开始仔细观察眼前的现场。
   
    死者邹明伟,死因为失血过多,怀疑先被凶手划破胸膛,失血死亡后被剖腹,凶手将死人挂上风扇后将肠子掏出。手法残忍,怀疑与室内最近的开膛手案件系同一人所做。
    死者生前乃某国企的流水线员工,已婚,与妻子女儿分居两座城市。所以死后六小时,才被上门归还物品的同事发现尸体。
    怀疑作为凶器的水果刀插在死者腹中,地面的血迹上有鞋印,与放在门口的一双鞋的鞋印相同,正在调查提取鞋中的细胞组织。
   
    从现场出来时,邰伟的烟已经抽了快半包。方木朝他抬起手,邰伟了然地给他递过一支烟。方木叼在嘴上,刚想说借个火机,邰伟已经举起火机帮他点上了。他的脑袋凑得很近,左手抬在方木脸旁挡风——一瞬间,方木还以为那只手要抚上他的脸。
    “怎么样?”邰伟的询问让方木回过神来。方木定了定神,恢复到平时的状态。他未回答,而是先狠狠地吸了口烟,看他和邰伟眼前烟雾缭绕。
    “凶手应该是男性,身高在一米九到一米九五,身材壮硕。用刀手法娴熟,可能曾从事肉贩或者医生的工作。”方木分析,“地上没有借助外力将尸体挂起的痕迹,也就是说凶手没有踩着凳子之类的物品。这种户型房顶只有两米五高,电扇就有半米高。能够挂上去又不借助外力的,只有健壮的高个子。”
    “别的我需要看看第一件案件的资料才能确定。这个凶手刻意地隐去了自己的指纹和鞋印,说明不是精神错乱。”
    头有点疼,可能和刚才过度使用精神领域有关。局里小部分都是年轻冲动的哨兵,还未学会平静自己的精神。方木揉揉太阳穴,刚闭上眼才一会,就有另一双更大更厚实的手挤开他的,替他摁上太阳穴和眉间。
    带了点不耐地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邰伟那张假正经脸。他如此热切地看着方木的眼,像要直接望进他的脑海里。方木受不了如此热情,略微红了脸地闭上眼,却也任着邰伟继续揉。
    “去照顾那些毛小子干什么,又透支精神力了?”
    “局里的规定,有哨兵精神不稳时,身边的向导要不顾一切提供帮助。”
    “管他做什么,你就让他们自己烦躁着呗,一直这么被宠着怎么能学会自我控制。”
    邰伟不满的语气引来身边年轻哨兵怨念的注视。
    “你这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么?”
    方木知道邰伟多半是开玩笑的,也有些被他假装的语气逗乐。他放松精神,感到属于邰伟的哨兵的精神力包围着他,带起他的精神,如同使他的灵魂漂浮在空中;他们的精神缠绵糅合,像结合许久的哨兵向导。
    方木在被案子霸占的思绪中抽出一缕,细细地思考着,他和邰伟究竟算什么关系,这种老夫老妻一般的既视感又算什么。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TBC

评论(5)
热度(23)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