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虫铁] Bonfires

  甜向

  Summary:平行宇宙半AU。Peter暂时还未获得他的蜘蛛能力,Tony也还未穿上他的战甲。高中生Peter在纽约某高校念书,前花花公子Tony则是提前与CEO生活说拜拜,来到了这所高校任教。

  而Peter则在考虑要如何倾诉自己对于Stark先生的崇拜。

  

  *

  

  “我觉得Stark先生可能会魔法。”

  Peter撑着下巴,对自己身旁的人说。他们正在实验室,讲台上的话题的主人毫无被自己学生议论的感觉,正举着油性笔在白板上写着。同桌被Peter的话引来注意,凑到他的身边。

  “我感觉他偷走了我记忆的一幕,因为我感觉刚刚看着他,突然大脑短路了一下,好像脑子的记忆轴忽然断片。”

  Peter一本正经的语气也没能挽留住同桌的好奇心,他发出嘘声后又挺直了身板。“小心点Peter,他还会偷走你的心呢。”

  

  *

  

  Peter确实非常景仰Tony•Stark,他是天才的代言人,曾是纽约的顶尖富豪,是全美闻名的花花公子。当然他就算改行做老师了也还是比Peter富有许多倍。他仍旧聪明,他的魅力不褪,甚至因为为人师表的那点严肃而更吸引人了——

  Peter确实幻想过能和Stark独处,在学校外,却未曾想到过该是这种境地。

  他们在某个黑漆漆的海边的岩洞里,夜里寒冷潮湿,石头距离水面足够高能确保涨潮时他们不会被淹死在这里,也让Peter将不省人事的Tony送上来时花了许多力气。

  他朝海岸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这个勉强可以栖身的地方。他实在分不出力气带着一个成人回到海滩上,两人都需要好好休息。而,感谢老天爷,曾经喜欢野营或是流浪汉之类的人在洞里留下了篝火的遗骸,角落还有未用完的干木头。他用颤抖的手翻遍了Tony的口袋,最后找出了一个防风防水的Zippo打火机。

  这是班上的女同学送的。Peter认得它,姓White的女同学送出时他就在隔壁做保洁工作,当然,他无意偷听,只是碰巧。当时Stark说:“谢谢你破费了虽然我能买一打Zippo全球限量但我不抽烟。还有我虽然魅力很大但我不会和学生谈恋爱。你的物理测验准备好了?”

  老天在上,感谢White,感谢Stark最终还是收下了它。Peter花了很大功夫点燃了篝火,虽然弄得他狼狈不堪灰头土脸,但好在他和Tony都不用再挨冻了。

  要知道还在昏迷的Tony最不需要的就是挨冻。

  把两人身上湿透了的衣裤脱下,拧干后支在火边烘烤。Peter将Tony安置在靠近火边的地方,然后寻了个尖锐坚硬的树枝,又埋身进了海里。这个地方离岸应该不算太近,Peter游过来的时候有感觉到鱼群。

  他从未干过下海叉鱼这类事情。有哪个正常美国学校会教学生叉鱼?但“Stark先生会饿”这样的念头支撑着他,在精疲力尽后终于刺穿了一只小鱼的胸膛。

  Peter回到洞穴里,篝火的光忽明忽暗的,直到看见冒起的黑烟,他才注意到该把别的木头放在旁边干燥。用已经干了的衬衫将烟赶出洞外,Peter看了看衬衫和只穿着内裤的自己,最后把它盖在了Tony身上。

  都快成鲁滨逊漂流记了。

  Peter在处理鱼的内脏时想到。几乎是与此同时,他的身后传来几声咳嗽,让他差点把自己辛苦捕来的鱼丢出洞外。他扑过去,扑在那躺着的人身旁。

  棕发的人睁开眼,睫毛还在颤抖,栗色的大眼望着头顶,其中的迷茫清晰可见。但他还是意识到了黄色的石头背景前还有个落魄的小脑袋正望着他。

  “Parker?”一瞬间他瞪大了眼,然后他又打量起这个山洞。然后他呻吟一声,显然是记起了自己曾经经历了什么。不是穿越,不是做梦,他就在这里躺着,等待救援。

  “Stark先生,你可以叫我Peter。”Tony还记得他,这让Peter有些兴奋。

  “我记得我从那条船上跳下去……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是什么原始人医院吗?”

  “Stark先生,我当时在那条船上打工……”年轻人有些害羞,这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面说话。刚才扒Stark衣服时他都没害羞呢。“我看到您跳了下去,我就跟着跳进去救你了。”

  “噢。”Tony眨眼,好像在回忆,“怪不得我在那船上看到的清洁工总觉得有点像你。”

  

  那真是段不美好的回忆。

  被约出来参加宴会的Tony毫无警惕,毕竟他现在只是个普通老师,而转换身份的这两年并没人试图夺取他的性命。但那杯参了化学药剂的酒入喉后,再醒来已是在阴暗的小房间里。

  “Stark先生,您劫持了吗?”

  “哦,他们要我帮造武器。”Tony的语气就好像讨论今晚吃什么。

  “呃……可您现在只是个物理老师?”

  可Peter自己心里清楚,那是因为离开了SI的Tony并不会因为失去了平台而失去才能,他依旧是世界上最精于科技的人。

  “所以他们小瞧了我,让我有机会跑出来。”Tony哼哼几声,Peter可以肯定那是有点自豪的腔调。“所以,可以告诉我我们在哪了吗,Peter?”

  “我带着您往海岸游,天黑前只找到了这个山洞暂时休息。”

  “哦,还不算差。”Tony看到了只披着工作服衬衫的自己,和同样只有内裤的Peter,唯一的不同,只是Tony身上多了一些淤青。

  沉默横亘在二人之间,这很难得,毕竟Tony从不是个会喜欢沉默的人,而安静和Peter似乎沾不上边。直到Peter惊呼一声跳开来,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条串在木棍上的鱼。

  Tony挑起眉头。“这是什么?”

  “鱼,我抓的。”Peter的回答有些干巴巴的。他把鱼放在火上烤着,没抬起头,却听到Tony发出的长长的鼻音。

  “你们高中生还会被教这个?”Tony的语气有些不可置信,带了浓浓的刻意感。

  “呃,没有……所以我花了好大的力气。也许学校该开设捕鱼及洞穴求生的课堂了,毕竟每个人总有那么一点几率变成鲁滨逊。”

  Tony大笑几声表示赞同。

  他们就这样有的没的地聊着,洞穴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欢快许多。Peter的烤鱼好了,他把它递给了Tony,Tony则是疑惑地望着它,

  “给我做什么?”

  “您吃吧,Stark先生。”

  “不。”Tony的语气坚定,“你耗了大部分的力气,你得吃掉它,不然你的身体会透支。”

  最后,谁也无法说服谁,于是便变成了55分。Peter坐在火边,和Tony一起吃着纯自制的烤鱼。并不是很好吃,他们的处境也很糟糕,可Peter就是没来由地开心。

  “Peter,你以前有过这么惨的情况吗?”

  “没有,这是头一回。”

  “哈哈,那你以后可以说:‘有一次我真的糟得不能再糟糕了!但你知道吗?我是和Tony Stark一起受难的耶!所以我感觉还不错。’”

  这个笑话让他们俩都笑了,Peter有些哽咽,Tony则是咳了几声。

  “Stark先生,我一直都很崇拜您。”Peter觉得他该把这些话讲出来了。

  “年轻人。你真的觉得这是个讲这种话的好时机?”Tony轻轻打断了他,“换个好地方,我慢慢听你讲。”

  “好地方?好时机?”

  “得有个篝火——肯定比现在这个好上好几倍。要在海边,就在沙滩上,七八个美女给你灌啤酒。”

  “我还不能喝酒呢Stark先生。”而且我也不需要七八个美女,你一个就够了。

  Tony笑了笑,然后被他们的话语挤进岩缝里的安静又冒了出来。Peter看得出Tony的疲惫,他自己也感觉累坏了。于是他们就在火边躺下,一起盖着Peter的衬衫。夜里Peter猛然惊醒过来,听着耳边缭绕的海浪声,最后发现了导致他醒来的罪魁祸首——压着他胸膛的Tony Stark。

  第二日他们游回了海岸,Tony终于找到了人借来手机。Peter将会回到他的家里并担心着梅姨的唠叨,Tony则是在坐上车前给了他一个电眼。

  “篝火晚会,会有的。”Tony用唇型说到。

  

  *

  

  Tony确实兑现了一个篝火晚会,不过不同的是,这是他们全班一起的活动。Tony用“课外实践”的理由带着他们出来。

  Peter举着可乐,看着他的同学们疯跑疯闹,而更老的人坐在他们中间,悠闲地喝着啤酒,照料着那些因主人的离开而无人翻面的烧烤。海边的篝火在夜里扑通地跳着火星,如同Peter的心跳。

  “Peeeeter!!”他听见那个景仰的人在叫他。

  “是!Stark先生?”

  “来帮我料理这些烧烤们。”

  Stark先生朝他眨眨眼,眼角的一些皱纹并不能阻挡眼里的狡黠。他的山羊胡,微微翘起的嘴角,都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柔软又可爱。

  可爱。Peter觉得这个词放在自己的物理老师身上真是太过合适了。

  夜里,当他的同学们都陷入了沉睡后,Peter从帐篷里翻出来,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个坐在篝火前的人。Peter小跑过去,虽然坐下的动作尽可能地放缓了,可从他的慌慌张张里还是能看得出他的期待。

  “Stark先生……”Peter有些愉快,他的语调高高扬起,“我能理解为,你举办这个篝火晚会,是为了我么?”

  

  Fin.

  

  

评论(2)
热度(6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