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真三/鸯赵] 情非得已 03(小迷弟x电竞男神)

这章写的我很混乱,是要让他们飞速发展一下还是过度过度再过渡呢,感觉过渡就是写游戏可大家不爱看我也不爱写啊…干脆就快进吧!!然后这篇就_(:зゝ∠)_不知所云_(:зゝ∠)_努力改了也无济于事,就这样吧!

03

   

    赵云伸了个懒腰,舒展了自坐在电脑前便一直皱着的眉头。这是他的坏习惯,玩乱世无双时总是不自觉地皱眉,到现在都没改掉。他起来想去给自己倒杯水,感觉到膝盖传来的无力感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连续玩了几个小时。

    其实不只是文鸯破天荒地玩到了凌晨,赵云也是一改自己的规律作息,玩到了深夜。

    托了生活作息规律的赵云的劝说,季汉一改大部分电竞队伍白天睡觉晚上训练的作息时间表,变成了晚十朝六的健康作息。

    季汉电竞俱乐部的成员都是同住在一栋混合公寓里,所以赵云出去给自己打水润喉时,在看到了同样在喝水的徐庶有些惊讶。

   

    “还没睡吗?”赵云向他打招呼。

    “唔唔,带一个徒弟,教他手法。”小口抿着开水的徐庶放下杯子,“高中生,精力比较旺盛……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玩到这么晚。”

    看来是自己房间门缝里的光和指挥的声音被发现了。赵云的宿舍在一楼,从自己宿舍出来的别人都会经过。笑了一下,赵云回答到:“我也是带人……”

    “徒弟?”徐庶愣了一下,“没见你说过要收徒啊。”

    “算起徒弟,也不全是吧。”

    “你在打谜语么?”徐庶放好杯子,“算了。你这么晚睡,明天早上就不要训练了吧,我帮你请假。”

    “好……”

   

   

   

    第二日文鸯回到家时,赵云才刚结束下午的训练。按照习惯,周五六的晚饭后是直播时间,赵云坐在电脑前,望着好友列表里刚从游戏中变成在线状态的[枪如惊雷],鬼使神差地点了邀请。

    这边文鸯收到邀请,自然是抛下排位中的贾充夏侯霸等人,秒同意男神的邀请。

    等到系统提示正在匹配的字样后,文鸯突然想起,今日好像是白马将军的固定直播时间。但未来得及思考太久,已进入了选择英雄时间。

    文鸯未在意,但他的同学们却是狠狠吸了口冷气。

   

    群-用我段位三颗星换我排位不进长安图

    破城龙枪两米二:@全体成员 各位快看白马将军的直播间啊啊啊啊啊啊

    冲浪板的妙用:干啥了?来个房间号

    破城龙枪两米二:4507xxx,走走走快看

    血统的约束:[图片]这个是…文鸯本人?

    王佐之才:好友观战在等待观战延迟…在本英才看来,就是本人。

    冲浪板的妙用:@枪如惊雷 见色忘友

    破城龙枪两米二:@枪如惊雷 见色忘友

    血统的约束:@枪如惊雷 见色忘友

    饮血贵族:@枪如惊雷 见色忘友

    破城龙枪两米二:@王佐之才 士季看!次骞玩的是飞剑士!

    王佐之才:???

    王佐之才:他玩的飞剑士这么莽撞,是要在全国面前丢脸么?

   

    事实上,作为战神再世中混着的乱世名将,还在加载界面,直播中的弹幕就已经议论起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枪如惊雷。

    有一条弹幕飘过:说不定是别的队友带的…白马将军这次又要扛大任4v5了~

    然后,除了文鸯,他的损友们及白马将军的粉丝,都可以听见轻飘飘飞进耳朵里的一声轻笑:

    “哈哈,枪如惊雷是我带的小粉丝,差不多是我的徒弟吧。”

   

    白马将军作为当今电竞圈no.1的男神,而比白马将军更有实力的也并不是没有,萌点比他多的更不在少数,然而白马将军靠什么牢牢地吸住了粉丝的心?

    是他直播时沉稳认真的态度,平缓冷淡的男神音,以及粉丝脑补的不苟言笑禁欲系人设……

    但是,今天他却在直播中少见地笑了,原因是他的这个小徒弟。夏侯霸等人或许还没察觉到什么不对,但一些死忠少女粉已经嗅出了一丝不对劲。

   

   

    丝毫不知自己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并即将被牵扯进拉郎大戏,文鸯现在正为了游戏局面发愁。

    或许是自己的段位实在太扎眼,文鸯有时候会被队友过多关照,导致局面一直畏手畏脚的展不开。甚至有时候会被队友收走原属于他的兵线,就因为觉得把击杀小兵获得的经济留给一个菜鸟,还不如留给自己发育。

    一直被队里队外压制,文鸯此时局面十分被动。

    “压着我们中单发育做什么?”

    出乎意料地,耳机里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文鸯听过许多次,却没有哪次像这样令人安心?

    “段位低就瞧不起人吗?没有经济,装备落后了,那他不是更吃力吗?”白马将军停下了在野区的活动,“如果你们再这样压制,不好意思,这局游戏你们或许不想赢,那我也不打算继续玩下去。”

   

    在得到队友的道歉,而接下来的游戏也恢复正常化后,白马将军才恢复了正常的活动。甚至拿出了打职赛时的认真与态度,

    飞剑士作为输出职业,本就是队伍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角色;原本发育不良的飞剑士发育起来后,这场比赛也从原本的劣势逐渐变为优势。

    文鸯一边偷着对面野区的buff怪,一边看着小地图上活动着的枪兵头像。

    技艺高超,稳重,正义,待人有礼……白马将军这个符号的含义,随着这两天的接触,正逐渐丰富起来,从原本屏幕上一个活动的id,逐渐变成一个鲜活的人。而这个人站在他这边。

    这些年头在文鸯心中发酵,让他的心底里酸酸痒痒地。

   

   

    胜利后,赵云这边也是长抒一口气。毕竟队伍不给输出发育的情况实在是少有,他差一点就要扛不起局势。刚才那局明里暗里的抢经济行为,让赵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才出口说了那些话。现在冷静下来想,有些话实在是太任性了,好在看看历史弹幕都是在喊“男神好帅”的,才稍微放心下来。

    “小徒弟应该是更擅长用枪兵。那这样吧,今天我们就直播克隆模式。”

   

    可是白马将军直播,从来都是常规匹配,没有直播过娱乐模式呢。

   

   

    比起局势紧张的匹配赛,对方和己方都是五个一样的英雄的克隆大作战要更轻松和欢乐些。重点是,终于可以不考虑队伍配置问题,而两人都可以玩枪兵了?

    同为枪兵职业,白马将军的英雄机动性更加强,而文鸯擅长的英雄则是有远程攻击的技能。但都具有枪兵的特点,就是能以一当十。

    于是对面五个飞剑士看到五个枪兵(其中一个还是白马将军)时,或许想投降的心都有了。

    文鸯终于能在自己男神面前使用枪兵,紧张与兴奋一并涌上。适度肾上腺素可以刺激人的潜能,文鸯这局游戏中甚至超常发挥。

    好像两个炫目的闪光点,在整个战场上,仿佛只能看见他们二人。

   

    “小白马将军。”

    粉丝们终于觉得,这个被白马将军称作徒弟的人,还是有点实力的。

   

   

    TBC

   

   

评论(5)
热度(14)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