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真三/鸯赵] 情非得已 02(小迷弟x电竞男神)

这章努力不把小鸟写少女\( ˙꒳​˙ \三/ ˙꒳​˙)/不过见男神这个事真的很难说……

大家玩游戏遇到男神主动加好友会怎么样,如果是我,估计已经在床上打滚大叫了吧……

02

   

    第二天文鸯来到教室时,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精神很不好。眼睛下两条黑眼圈,实力扮演某国宝,更别提一来到教室便瘫在位置上倒头就睡。

    夏侯霸和诸葛诞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在他们一群人中,文鸯是公认的作息十分规律的乖孩子,晚上十点睡早上六点起来晨练,从来没有违背过。

    (当然每当聊到这个作息时间时,诸葛诞总是会提一提夏侯霸的身高和不规律的作息时间,拿两人对比一番,这时夏侯霸会指着钟会说“他作息也很规律啊,也没有多高啊!”换得钟会一个白眼。)

    文鸯眼睛一闭一睁就是一早上,睡过了所有可以睡的课。夏侯霸都不忍心打扰他睡觉,等他放学醒了后,才凑过去问:“文鸯你昨晚干啥去了,一晚上没睡?”

    “睡了,睡了两小时。”刚醒来的文鸯黑眼圈淡了点,但困倦还未褪去。

    “和没睡没区别。”钟会一直都在听着,这时候补上一句。

    “这么说你四点才睡,今早也没晨练吧……说,到底干啥去了?”夏侯霸脸上写满了八卦。

    “昨天那局排位赛后,”文鸯又趴了下去,声音闷闷地从胳膊里传出来,“白马将军加了我好友,我们嗯mmmzzzZZZZZ”

    “白马将军?!电竞选手那个白马将军?!卧槽文鸯你怎么秒睡了,睡一早上还不够吗?!你说完再睡啊!!!”

   

   

    昨天加他的那个白马将军,不是他眼花,也不是高仿号,是货真价实的白马将军。众所周知白马将军开直播或录教程从不用小号,就算被对面针对,也能打破局势,除了队友实在不行的时候。文鸯点开那个头像,就被界面上的最高的段位闪到了眼。

    这个游戏的排位等级分六等,从最低级的无名之卒,往上依次是凡百之将、军中统领、乱世名将、盖世武侯和战神再世。文鸯目前是乱世名将。在最高段位战神再世后,还可以继续打排位赛,赢了可以积攒星,输了会掉星,而赵云的不排位等级后,还有80颗星。

    文鸯点同意时,差点手抖点到拒绝。冷静如他,此时也不能维持智商在线,傻傻地看着好友段位排行榜里排名第一的那个名字。捏了一把大腿,感觉到疼痛后才回神。

    这不是假的啊。

    男神是不是加好友加错了?其实搜的不是枪如惊雷,而是枪如惊霾?

   

    再多的胡思乱想也不够本人一句话管用。白马将军的头像亮了起来,文鸯还在发呆时,那边已发来一个消息。

   

    [白马将军]:不好意思,突然间加你可能打扰到你了。

    [白马将军]:昨天朋友给我看了一场回放,你的枪法有我的影子,让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会不会有些突兀了?

   

    这是多么温柔的一个说法啊。文鸯稳定心神,赶紧回复:

    [枪如惊雷]:不会!

    [枪如惊雷]:其实,我一直有关注阁下的比赛,您是我最喜欢的选手

    [白马将军]:谢谢你的喜欢。

   

   

    怎么办,该说什么?

    文鸯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心神不宁。他们好像也没什么可以聊天的话题,这时候该自我介绍?我是哪里人,现在多少岁……不行,会被当成傻子吧。大声嗷嗷男神我喜欢你?文鸯可不是那种人。

    但是还没等他想出一个答案,一个组队申请就发了过来。

    [白马将军]邀请您参加5v5匹配赛。

   

    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点的同意,在看到加载界面另外四人那属于战神再世的角色框后,文鸯忽然有些怯场。心脏咚咚乱跳,他定了定心神,决心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才行。

    或许是白马将军这个id太过著名,游戏里其他人都很自觉地没有抢枪兵的职业。文鸯见过钟会玩飞剑士,也算是了解,便选了飞剑士。

    事实证明白马将军的打法外人看来是精彩,队友看来是心惊肉跳。文鸯多次想去支援人群中的白马将军,可作为一个脆皮输出,飞剑士本就没有枪兵那样的高速位移能力,不出片刻就被打到残血。救人不成,反而还要人救他。

    当最后跳出“胜利”的字样,文鸯狂跳的心还未平复。

    这场完全是靠白马将军带起来的,他差不多是个累赘。

    但是看到男神发来的邀请,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于是他就这么玩到了凌晨三点。

    当他切出桌面一看,便被时间吓到,又拿出手机确认了一遍,这才相信他真的玩到了三点……跟男神道别后,文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凌晨四点,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到了下午,文鸯才提起精神,能在课上保持清醒。

    正在做笔记,便有一张纸条放在他桌面上。文鸯拿起来,眼角便瞄到夏侯霸朝他挤眉弄眼。

    “你昨晚干嘛去了?白马将军?说清楚!”

    文鸯把他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写了下来,整整密密麻麻的五行。再传回去,没多久便听到夏侯霸的惊呼声。接着他把纸条传给了诸葛诞,他也是惊呼一声,接着纸条便传给了钟会……

    文鸯都不想看他们互相传纸条,专心听课去了。

   

    放学后夏侯霸笑嘻嘻地在群里约他排位,文鸯沉默了一会,回复:

   

    枪如惊雷:可以,不过如果白马将军约我,我就去跟他组队。

    破城龙枪两米二:卧槽!文鸯你见色忘友!

    王佐之才:你给我用对词语!

    冲浪板的妙用:什么?色?求八卦!

   

    闭群保平安。文鸯默默退出QQ。

   

    TBC

评论(12)
热度(22)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