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一味药,可生死人,肉白骨

想写因城隍爷开恩,姜维得以肉身重塑回到人世。

这个时候姜维的名字已位列仙籍,但他不知道。

他为钟会求了一味药

可生死人,肉白骨。

寻钟会尸身的过程漫长而希望渺茫,他从旧日蜀国的地盘走到老长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枯燥乏味,以至于他竟未曾发现自己不老不死。

他走过南北朝,隋唐宋。

最后找到了一具白骨,属于钟会的,他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用心尖血作为药引子,吞下药的白骨如同被揉碎般混合,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最后落在姜维怀里的,是个八岁的孩子。

魂魄飘散人间多年,终究是少了一魄,心智比起钟司徒,终究是差了一点。姜维也不在意,带着小钟会在天子脚下住了下来,自己开了个包子铺。

直到有一天姜维收摊晚了回到家,听见钟会对他说:“伯约,来何迟也?”

熟悉的腔调,熟悉的自傲。

但钟会仍如普通孩儿一般,只是随着年岁增长,才华逐渐显露。

再世子房,王佐之才。

当夜姜维遇见了故人。

白衣一袭,钟会朝着姜维一作揖。

“我是钟会一魄,为司马昭残念纠缠于此,今日终于得在故地见旧人。”

“请伯约稍安勿躁,我这就回到主人神识中。”

他就是完整的钟会了。

“在那之前,请让我替主人问:”

“你遍三朝五代,只为寻他尸骨,为何?”

姜维笑曰:“情一字,实在伟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明]汤显祖《牡丹亭》

(聊斋看多的后遗症)
阿藏说让我先填坑,记下来免得忘了

评论(3)
热度(23)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