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真三/鸯赵] 情非得已 01(小迷弟x电竞男神)

    鸯赵!小迷弟x电竞大神

    关于标题,一开始想的是《人情纵似长情月》,出自我最喜欢的诗《系裙腰》,后来看看太文艺了根本不贴文嘛!对着文档想了半天,什么《男神带带我》《迷弟的春天》《小迷弟大男神》………都什么鬼啊!于是有了现在这个标题,感谢庾澄庆。

    可能是甜饼向,写着自己爽

    ps:无视年龄差,大家都能出场的设定,部分战役与史实不符

    游戏内容不会很多,有只是为了推进故事而已,看不懂跳过也没关系的(虽然游戏内容才是我最难写的部分…………)

    点文等我有脑洞了再说。
   

    *

   

    01

   

   

    放学后的文鸯掏出手机,企鹅的聊天记录还未刷新出来,电竞部落的消息已经跳出来了:

    “白马将军带领季汉夺下三国冠军杯8进4首场胜利……”文鸯在心中默默读出这句话,在视线又转到最初那四个字时,他的心里又暖了一些。

    白马将军,moba游戏《乱世无双》的知名电竞选手兼游戏主播,无疑是当今该游戏人气最热的电竞男神。高超的游戏技术和良好的战局判断能力,加上礼貌认真的人设,想不吸粉都难。女生喜欢他的声音和认真,男生喜欢他的技术。

    而文鸯无疑就是白马将军粉丝中的一员。

    只不过,他对爱豆的喜欢,比起其他狂热崇拜的粉丝来说冷静许多,只有在和同班同学开黑时默默表达过,不过他的朋友都知道他安静的喜欢下其实是非常非常崇拜。

   

    事实证明收到电竞部落通知的人不止他一个,他的损友开黑群已经热闹了起来。

    来自群-用我段位三颗星换我排位不进长安图

    冲浪板的妙用:@枪如惊雷 文鸯你偶像又赢了!恭喜恭喜!

    破城龙枪两米二:恭喜恭喜!发红包!

    血统的约束:恭喜恭喜!发红包!

    枪如惊雷:谢谢。不发红包。

    枪如惊雷:@冲浪板的妙用 令尊指导的战队战绩如何?

    冲浪板的妙用:还没比,要等明天。开黑吗,权当庆祝你偶像胜利?

    枪如惊雷:五黑排位吧,等我回到家。

   

   

   

    《乱世无双》是pc端的moba游戏,游戏的大红大热,多亏了游戏里古风的英雄设定,复原度极高的古战场地图。每个人从小都有个将军大侠梦,谁都喜欢刀光剑影的战斗与统筹规划战局的至尊感,这款游戏的设定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

    文鸯被同学钟会安利的时候,是看了他发来的职赛视频。这场被乱世玩家称为经典战役的长坂坡决战里,季汉与曹魏两大战队pk,季汉这边一改一直以来由卧龙先生担当指挥的传统,改为由白马将军担当。

    全程,文鸯的视线只能停留在白马将军操纵的人物身上。

    他的枪兵穿越包围圈,以一当五,线上gank野区gank,银枪七进七出骚扰敌方后排,节奏带得溜得飞起,carry全场。

    简直把职赛打成了表演赛。

    文鸯也见过同学玩枪兵这类职业的英雄,但从未见过有像白马将军这样精彩的战役,他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圈粉。

   

   

    由于司马昭被他哥抓去学习,贾充不知道跑哪去了,原本约定的五黑现在只剩下文鸯和钟会夏侯霸。夏侯霸还在组队频道嚷嚷,这边文鸯就点了开始。

    如同以往的分配,文鸯选了打野枪兵,夏侯霸是射手,钟会是中单飞剑士。选英雄时还没什么,只是进了游戏里才发现路人局的坏处——无法保证队友水平。

    文鸯还在野区刷野,上路的队友已经被对面辅助和射手耗到残血,毅然决然放弃了塔准备回城喝奶。文鸯看着ID“王佐之才”的飞剑士丢下兵线冲向上路,脑中已经能想象得到钟会啧了一声不耐烦的模样了。

    作为指挥位之一,钟会开局至今都没开语音,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想把指挥位置让给文鸯。文鸯看了看上路的视角……才开局三分钟,这第一座塔就已受了大半损伤。虽然他和钟会都在赶往支援,而由于中路的缺席,中路的塔也岌岌可危。

   

    “仲权,回防中路,辅助留在下路。”

    “士季,从草丛过去,等待时机。”

    由于枪兵刷野的速度极快,目前文鸯占了等级和经济上的优势。坦克等来了支援也取消了回城,万幸塔后血包刷新,文鸯盯准了上路的射手和辅助,既然要来,就要拿下这第一滴血。

    “上!”

   

    出其不意的突袭,还在塔内的敌人没机会跑,作为坦克的大力士眩晕后,敌对射手被枪兵和飞剑士一套带走后,辅助也没能逃脱。

    前期就被他们拿下了两个人头的经济优势,后面越打越顺风。钟会已经默认了把指挥位让给文鸯,全程没说过一句话。在拿下了战争之神和裁决者(类似lol的大龙和小龙,裁决者击杀后全队获得经济和buff,对于战局影响很大;战争之神设定类似于王者农药的暗影主宰,击杀获得亡灵军队:比普通兵线强的兵线)后,一直被打压的对面说话了。

   

    [敌对]银瓶(枪炮师):子龙?

   

   

    “子龙是什么?”夏侯霸开了语音问。

    “不知道。”钟会打字回答。

    “是不是抱怨我们拿了两条大小龙的意思?”辅助打字回答。

   

    枪如惊雷(枪兵):子龙是什么?

    [敌对]银瓶(枪炮师):你不是吗?

    [敌对]银瓶(枪炮师):我还以为你是子龙的小号……

   

    “她什么意思!”夏侯霸不悦地嚷嚷。

    “枪兵太厉害,以为是小号吧。”钟会也开了语音,“哼,不过要是没有本英才,是打不开局势的。”

    “不过今天次骞打得好凶啊,打法还有点眼熟。”

    这个小插曲很快被他们忽视,胜利近在眼前,没人会分神去思考那些东西。在敌方水晶爆炸的那一刻,钟会和夏侯霸都听到了耳机里,文鸯长叹的一口气。

    事后他们才知道,文鸯作为打野位从未指挥过,在路人局一般都会被抢,在开黑局都有钟会在。这局是他第一次在打野位上指挥,全程他都在想“如果是白马将军,他会怎么做。”连战斗方式,都用了白马将军的套路。

   

   

    战斗结束,文鸯谢绝了夏侯霸发来的邀请,回以一句“吃饭去。”文钦今天又加班,文虎读着初中还没放学,文鸯还得把冰箱里的菜热一热,不然今晚他们兄弟两可能得饿着。

    等到文虎放学又吃完晚餐,文鸯回到房间唤醒电脑屏幕。刚才走得急没有退游戏,文鸯刚想退出,便看到好友列表右下角的通知多了个红点。文鸯点开来,却差点将鼠标扔出去。

   

    新好友:

    白马将军 申请添加您为好友。

   

    TBC

评论(3)
热度(15)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