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点文/胜出] 冰封熔岩

    来自六御的点文:上好的宝刀

   

    依旧是冰岛背景,年龄操作,28岁卡x23岁久:)

   

   

    *

   

    冬季的雷克雅未克,是全世界最适合睡懒觉的地方。

    所以为了能过个舒服的冬天,爆豪胜己在别的纬度还是夏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攒着积蓄,为一个寒冷黑暗的冬天而做准备了。

   

    冰岛的犯罪事件真的很少很少,尤其是在入了冬后,或许是怪人们在天气逐步变冷、白天时间越来越少之后,都选择了窝在家中不出门吧。太阳是一切生物活动的动力,极夜的冬天若不依靠睡眠消磨大量时光,或许没有人有足够坚强的意志撑下去。

    爆豪胜己也乐得休假在家一整个冬天,看看书,养养雨林缸中的爬宠和草。偶尔接到通知需要紧急出勤,也是漫长的一百天里的两三次。

   

    现在是名义上的冬至,但气温的寒冷,或许居民已经默认了冬天早就到来。冰岛北部已经有地区开始下雪,黎明推迟着它的到来,陆陆续续有游客离开了这个即将陷入黑暗的国家。

    而爆豪胜己则获得了他的假期。

    提着放在英雄事务所宿舍的行李,抱着杂七杂八的物什,站在许久未回过的家门前,爆豪思考了许久,才记起他的钥匙放在哪儿。于是轻轻地放下手中物件,从钱包夹层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又提起地上乱乱地堆做一团的行李。

    这就使得他进门的动作有些狼狈。他松开手,乱糟糟地环在两只手臂里的行李掉在地上更加乱糟糟,在他的叹息声中,爆豪听见了轻微的笑声。

   

    抬起头来,所见便是缩在沙发上棉被里的人露出半个脑袋,不听话地乱翘的头发,与翠榴石般的眼。即使未见他的脸,从那眉眼的弧度来看,似乎是在笑着的。

    于是爆豪更加烦闷了。他弯下身去拾那些散乱一地的行李,半晌,才说:“你又来了。”

    他的语气坚决又冰冷,拒绝的意味听得清清楚楚。他轻抬起头,望那沙发上的人,但他却还是只缩在沙发上,冬天还未彻底到来,他已做出冬眠的姿态。“喂,废久。”爆豪不由得拔高音调大喊一声。

    “小胜,你又放假了吗?”

    这次绿谷出久终于回应他了。他从被窝里探出头,好奇地看着爆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从宿舍里带回来的东西又摆好来,逐渐地,房间里才有了些生活的气息。爆豪不想理会他,但还是下意识地以鼻音应了声:“嗯。”

    “极夜又要来了吧,又是寂寞又冷清的一个冬天呢……”

    打断他的话的,是门铃声。

    爆豪的雨林缸是托同事开车载回来的,此刻两个人大喘着气,才将雨林缸小心翼翼地搬进了屋子里。爆豪赶紧插上电源,又确保了各个部位正常运转,才向同事道谢。将人送出门后关上,爆豪再向沙发上望去时,已不见了那绿色卷毛。

    坐在那人原本躺着的地方,扯过棉被盖住脸。有些尘土的味道溢进鼻子里,他才意识到上次急匆匆出门上班,竟忘了收拾,以致这棉被都落了层灰尘。

   

    算一算,已有五年过去。

   

   

    *

   

    And heaven is not enough…

   

    *

   

    极夜如期而至,黑色的披风扫过,带来强劲的北风和冰点下的气温。十点以前绝不起床,冰箱不空从不出门,偶尔清理下门前的积雪,屋里暖气二十四小时开启,爆豪的冬天开始了。

    鸡蛋在平底锅里滋滋作响,蛋白凝固成白色的环,蛋黄在其中微微鼓动。爆豪将其铲起翻面,相对应的,烤面包也从面包机里跳了起来。当蛋香麦香溢满了整个房间时,爆豪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到:煎得两面金黄的荷包蛋,好像是某个绿藻头最爱的早餐。

    “好香啊——小胜!”

    适时响起的呼唤拉回爆豪的思绪。他转过身,望着穿着小黄鸭睡衣的绿谷打着哈欠向他走来,尚未梳理的头发比平时更抗拒着地心引力。他拉开凳子坐下,端起盛了牛奶的杯子,小口小口地抿着。

    爆豪并未更多理会,只是关了火,把二人份的荷包蛋装盘,又趁着锅的余热烫了烫火腿片。

    牛奶和三明治,一人在家独自做早餐时的最佳选择。

    绿谷望着煎蛋,原本脸上挂着的睡眠不足全都消散了,变得精神满满的样子。他撑着脑袋对着爆豪笑:“爆豪煎的鸡蛋,我最喜欢啦。”

   

    爆豪喝着牛奶,把三明治塞进嘴里。在咀嚼间他思考着今日的安排——现在已是早上十点后,集市大多数已经开门了吧,刚才看冰箱里已经没有了存粮,是时候出门一趟了。

    防水的厚靴子在这个冬季还是第一次穿。爆豪依稀记得这是他从日本带来的鞋子,当初是和绿谷一起买的同款情侣鞋——爆豪还以为他要把那双红鞋子穿过一年四季穿过生老病死呢。

    现在另一双还躺在鞋柜的角落里,因为灰尘而盖住了反射光,阴沉沉的样子。

    又套上三件衣服,把自己打扮成爱斯基摩人的臃肿模样,爆豪才出了门。多亏这几日天天清理房门积雪,他才不会被困在里面。

    向西走上几百米就是集市。因为城市光的影响,天是黄昏刚过时的深紫模样,看起来总给人日出总会到来的期盼。爆豪的脚印混在未来得及盖住的别的脚印里,交织在一团,如同他耳边杂乱的声音混响。

    不过在靴底压实积雪的噗噗声里,一切都逐渐安静了。

    这种安静是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可以盖住嘈杂的人声,甚至是尖锐的呐喊,冷兵器或热兵器的声音,让人专注,逐渐地,眼前就会只剩下唯一的景象。

    就像五年前他的眼里只剩下绿谷安静地阖上的眼与垂下的脑袋一般,现在他的眼前只剩下低着头故意把脚印往前人的脚印里踩的绿谷。

    在复活节那天,丽日给他发了一封电子贺卡。在絮絮叨叨一串问候下,是她压在心中许久的问题:“你的夏日恐惧症好了吗?”那些冗长的问候他全不记得,除了这个问题,爆豪唯一记得的是那个贺卡的插画,里面少年在雪上蹦哒的身影,与他眼前的绿谷相似极了。

   

    于是爆豪便回忆着那些问候,顺便也想到了:他是怎么回复丽日的呢?

    好像是说:如果夏天能把那个人还给我,我就不再害怕夏季。

   

   

    好像是走过了漫长的隧道一般,从眼前白色的世界里走了出来,爆豪听见了路人的惊呼声。顺着目光抬起头看,原来是几道极光忽隐忽现。

    那裹着紫色的绿,总让他想到那翠榴石一般的眼睛,进而想到那个人。

    其实绿谷若是如极光一般活泼便好了,爆豪想着,他并不抗拒活跃好动的绿谷出久,不介意他那总是想得太多而整天皱着的眉像极光一样舒展开来。

    如果他能一起来雷克雅未克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变成这样的人。

    而爆豪自己,还是如以往一样,像冰岛地底下仍泊泊涌出的熔岩般,在冷却的外壳下凝滞着艰难流动吧。

   

   

    end

评论(20)
热度(120)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