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真三/文鸯x赵云] 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史诗级拉郎)

    邪教拉郎:文鸯x赵云

    小赵云x大赵云,高校架空,真三人设

    文鸯身高可能有一米九九吧,这里把剩下的四厘米留到大学再长

   

    *

   

    “次骞,求求你,你就来参加篮球赛吧。”夏侯霸就差双手双脚着地,在文鸯宿舍的地上跪下给他磕头了。将自己蜷在上铺的文鸯从压低的杂志中露出眼睛,却对上夏侯霸凑过来的星星眼。

    “仲权,你怎么这么执着于让我参加篮球赛。”文鸯坐直了身子,之前他都是委婉地表示拒绝,只是没想到夏侯霸如此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有子上他们不就够了吗?”

    “哎哟你别开玩笑了!”夏侯霸苦着脸,“子上子元是没问题啦除去烦人的女粉丝外,士载厉害也是厉害……但士季那么矮又那么弱的人你让他去打篮球??不够人啊哥哥!求求你来发挥你一米九五的优势吧!”

    “我篮球不精通。”

    “没关系,你愿意来就行了!我们只要个人数。”

    文鸯叹气,也只得先应允了周末回来参加训练。从小到大,他因为比其他人长得更快也更高的身高,被不少人劝去打篮球打排球,所以这么多年下来总留了些基础在心里。

    说到底也还是高中的篮球赛,对手似乎是隔壁蜀班,在对手平均身高并不很优秀的情况下,只要文鸯一站上场,就可以在气势上压制对手。

    这也是班上篮球赛排球赛总是找他的原因。

    通常文鸯会拒绝,但结果总是他被说服。

   

   

    隔壁班有个很拉风的班名叫剑阁,赛前热身时往队里看看,姜维、关兴关索、张苞还有张翼,全都是平时经常在篮球场上见到的家伙。用司马昭的话说就是,看到这帮熟悉的人,就这场球赛稳赢。

    “毕竟是伯约约的班赛嘛,阵容早就预料到了。”夏侯霸的语气里毫无紧张之感,“但是他们看起来好像很有自信?”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文鸯向隔壁班望去时不禁眯起了眼。他注意到在呐喊助威的同学中有个略高一点也略成熟一点的身影。他偏棕色的头发留到腰际,在脑后低低束着。棕色而有神的眼望着剑阁班的球员们,脸上是带了鼓励的微笑。

    男生有这样的长头发可不多见,文鸯几乎是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他的身份——剑阁班的历史老师,赵云。赵云在学校里的人气极高,不只是女生,也在男生当中。女生里传言他如何帅气又温柔,男生中听说他怎样严厉却又是个好脾气的人。

    赵云高二分科后才从高三调下来,开学到现在不过一个月,虽然文鸯早就听说过赵云,但见到的总是从窗外远远看到的讲台上的身影,从未有机会如此仔细打量。

    不得不说,赵云真的是很好看,是连男生都要赞叹的好看。略圆的脸颊让他带了点稚气,神情却又成熟严肃。最有神的是他的眼,温润明亮,引人注目。文鸯不禁看得入迷,却猝不及防跌进深色的潭水里——文鸯有些慌乱地转头,避开了与赵云的直视。

    “加油啊。”风将他的话从那头送来,明明是对敌对队伍说的,却让文鸯的心也小小地雀跃了下。

   

    文科班的篮球比赛,听起来就并不很吸引人。但好在有司马昭姜维这等引人瞩目的人在,观众还不算少,加油声还算响亮。

    长安班的几个好哥们都来看了,连那个总是不合群模样的钟士季都来了,说着是无所事事便来看看,其实心里还是为子上士载加着油吧。只是对面来了位人气教师,导致大部分路人女生都选择为剑阁班加油。

    文鸯分了心观察周围,一不小心就注意到姜维不停往他们长安班观众席瞄的眼神,心里一愣,脚上也跟着顿了顿。夏侯霸从身后拍了拍他,示意他专心。

   

    比分追得很紧,这一开始大家都未预料到。文鸯本就不是经常练篮球的人,也只是匆匆磨合了几个星期,对面的姜维又好像超水平发挥,他的攻势连邓艾都有点难防。

    快结束了,他们所预料的优势也没打出来。文鸯擦了擦汗,眼神管不住,自个儿往场外跑,却遇到了另一个棕色的——文鸯吓了一跳,却更加确定了赵云正望着他。

    好像听见了球朝他飞来的簌簌风声。文鸯忽然觉得从肚子里爆出了一股劲,好像不挥霍完就不痛快,促使他单手接过球,视线瞄向了篮筐。他正在三分线上。

    仿佛能听见破空声一般,篮球落入篮筐。

    “好球!”夏侯霸一边呐喊一边调整位置,“次骞没想到你还会投三分,太厉害了!”

    而文鸯边跑边走神……刚才,他好像看到赵云老师对他笑,笑得很可爱。

   

   

    这场比赛最终还是长安班获得了胜利。双方队员握手以示友好,文鸯在与关兴握手后本以为终于结束了,还未松口气,便见赵云走到剑阁班身后,又挺直了背。

    “伯约,比赛第二,友谊第一。既然我们同为文科重点,又一直被当成兄弟班,为什么不组织活动,增进友谊呢?”赵云笑着,双手分别搭着姜维和司马昭。司马昭看上去十分乐意,姜维往旁边看了看,接上:“多叫上几个朋友也可以啊,今晚一起去唱歌,或者吃夜宵吧。”

    “老师要不要也一起去?”关兴问,文鸯听了,在内心狂点头。

    “我?……我就不了吧,年轻人要有自己的时间。”

    “没事的,老师这么年轻!”

    “对啊对啊!”

    “好吧……”

   

    文鸯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恨长安与剑阁六科有五科老师都是一样的,唯独历史这一课他们班是由曹丕来教。很快他自己打散了这种想法:子桓老师有什么不好,次骞你不要这么见异思迁。

   

   

(可能有别篇)

评论(11)
热度(24)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