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炙火中保持冷静,于寒霜中保持热忱。
高三忙

[亮云] 贝加尔湖畔

    阿想的贝加尔湖畔(拖稿势力)

    现架校园,欧欧西,狗血剧情有

    文不对歌

   

   

    *

   

   

    把作业送到办公室,再推开被夕阳染橙了的教室门后,诸葛亮有些惊异地发现,他的同桌赵云还趴在座位上。阳光从窗户溢进,落在他头发上,本就色泽偏棕的短发,此刻接近可爱的橙金色。

    诸葛亮收缓了脚步,走近他的那一刻还是免不了吵醒他。赵云揉着眼做起来,先是看了看诸葛亮,又看看钟表。“已经这个点了?你到底帮老师做了多少活。”

    叹了一口气没接话,诸葛亮换了个话题:“子龙,下次我迟了,你可以先回去的。”

    他们家在同一条街上,这儿是诸葛亮的小区,沿着门口大道再往后走一段,就是赵云的小区。不是很远,他们偶尔会一起搭公车。

    “没有……只是写着作业不小心睡着了。”赵云摊开手,将他桌上的作业展示,证明自己所说无错。

    “你哦,中午是不是又没有睡?”

    “看书入迷了……”

    “行了,回去吧。”诸葛亮捏捏他的手指,“趴桌睡觉对身体不好,以后少一点。”

    “好……”赵云稍微红了脸,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指。他以为自己的不自在没被发现,只是他没想起他的同桌诸葛亮是如何善于揣度,是如何摆着深邃的笑容看他收拾东西,将他推出教室。

    “走了走了。”

   

   

   

    端着两人的饭盒,诸葛亮走遍了整层楼,看不见那个系着蓝色发带的人。略一打听,最后在天台上找到了那个棕发青年。赵云正抱着吉他,视线并未落在琴弦上,而是轻阖着,望着远处蓝天;他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着,诸葛亮远远地就能听见轻缓的旋律。

    虽在季节上仍不算夏季,但太阳早已足够狠毒。午后亮眼的阳光在天台的楼梯间后投下阴影,那棕发的人就坐在阴影中,只是部分棕发还带上了金色的边,温暖柔软,使他整个人像午后打盹的猫。

    诸葛亮不免放轻了步伐,只是靠近时总是免不了惊醒赵云。他睁着湿润的蓝眼睛望向他,眼底里带上了笑意。“军师,已经打完饭了吗。”

    “这是你的。”诸葛亮将一个饭盒递给他,他笑着接过。

    散发着松柏香味的吉他轻轻地放在一旁的吉他袋上,诸葛亮与赵云肩靠肩坐在长方形的阴影中,飘荡的温暖日光下,除了远处运动场的喧嚣,便剩下餐具的碰撞声。

    “接近高考了,要是你躲在楼顶弹吉他的事情传给班主任知道了,估计你要挨一顿念吧。”

    还是诸葛亮先开口。他的午餐已吃完,盖好盖子放在一旁。他偏过头,好看清赵云的侧脸。他正细细地嚼着青菜。说来也让人莞尔,原本是赵云的吃饭速度比诸葛亮快,可到了高三以来,为了空出更多时间学习,大家都加快了吃饭速度,现在反而是诸葛亮吃饭更加快。

    得到的只是轻轻一声不在意的回应。诸葛亮在内心里叹口气,最后还是开口:“跟你说个事。”赵云望向他,那蓝色的眼睛让他顿了顿,“我父亲可能让我出国高考。”

    “是么?”赵云应了,“国外读大学的话,回国机会更多吧。”心弦好似被他抚摸琴弦那样挑动着,传来一阵说痛不痛的瘙痒。

    “嗯。”

    这下子轮到诸葛亮说不出话来。他本来想说“如果你不想我走,我可以为你留下。”

    可是他停住了这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诸葛亮意识到他们终究还是普通同学的关系,他的内心里的每一点对赵云的渴望,对他肮脏的思绪,终究是午后阳光下于阴影处躲藏的恶心思,从未被他坦白出来过。

    诸葛亮回过神来,再侧头去看赵云,他已放下了饭盒,神情凝重地望着远处天空。但很快他转过头来,对诸葛亮笑了笑,又拿过他的吉他。

    “我好像还没给你弹过吉他。”赵云与他隔开了一段距离,半个身子没进了金色的光里。他笑容灿烂,蓝色的眼清澈见底,如同夏季带了天空的蓝的湖。诸葛亮望进其中,如同跌进了湖里。

   

   

    多想某一天/

    往日又重现/

    我们流连忘返/

    在贝加尔湖畔/

   

   

    回过神来时,诸葛亮望向那映着云的湖里,猝不及防撞见那湖的主人红了整片的脸,和闪着水光的眼角。

   

   

   


评论(3)
热度(18)

© 苏我乙树 | Powered by LOFTER